大明妖孽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就是你!

作者:冰临神下书名:大明妖孽更新时间:2015/06/15 10:31字数:3178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(求收藏求推荐)

  胡桂扬跳出棺材,推开房门,迎着早晨的阳光伸个大大的懒腰,正好看到打扫庭院的仆人,问道:“老刘,昨晚死人了吗?”

  老刘抖了一下,随后笑道:“三六爷真爱开玩笑,大清晨的问这种事情。”

  “嗯,那就是暂时没事。”胡桂扬到后院厨房找水洗脸漱口,见到两名丫环正烧火煮粥,笑道:“小芹、小菊,你们两个不会也是暗藏的高手吧?”

  两人谁也没有回话,只是加快手上的动作,小芹迅速抬下手,似乎在擦泪。

  胡桂扬立刻后悔了,有些事情是不能拿来开玩笑的,“抱歉,你们和小牡丹很亲密吧?”

  小芹扭头看了胡桂扬一眼,目光中满是怨毒,“谁在乎她?”

  胡桂扬马上明白过来,“是小柔,你们想念的是她。”

  小芹继续添柴,小菊道:“小柔姐对我们最好,从不打骂,如今她不在了,我们……”

  小芹道:“说这些没用,咱们就是这样的苦命,三六爷,洗完脸就走吧,这里又是灰又是烟的,别弄脏你的新衣服,以后要水,还是我们给你端过去吧,家里不缺仆人。”

  胡桂扬尴尬地笑笑。

  小时候大家不分彼此,男孩子也帮着干活儿,等渐渐长大之后,命运却大不一样,胡桂扬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没什么野心,所以过得比较轻松,从没想过别人的生活是怎样的。

  太监汪直说过,都是断藤峡的孤儿,有人进宫,以至成为厂公,有人躲过当年的一劫,却在赵瑛家里沦为平庸,事情就是这样,谁也说不清楚。

  胡桂扬去隔壁院里找大哥胡桂神。

  胡桂神早已起床,正在自家堂屋里听取汇报。

  身为赵家义子中的老大,他有五名兄弟辅佐,还有至少二十名外围番子,分布在京城各处,专门负责监听寺院里的动向,尤其是那些从外地游方而来的挂单僧人,更是重点监控目标。

  赵瑛相信,这些居无定所的僧人当中,藏有不少奸徒。

  赵瑛是正确的,就是靠着这些寺院,胡桂神最早立功,成为一名正式的锦衣卫。

  胡桂扬到的时候,汇报已近结束,没什么特别重要的消息,更没有义父遗体的下落,胡桂神招手让进三六弟,随后宣布结束,送走众人,只留三六弟一人。

  胡桂扬不常来大哥家,但他还记得当初大哥成亲时,一帮兄弟起哄的场景。

  “有眉目了?”胡桂神问。

  胡桂扬摇头,知道大哥问的是义父遗体,“我什么都没做,还没开始寻找呢。”

  胡桂神苦笑着叹了口气,“三六弟,你若是实在不想接这件事,我去给你说说,可你要想好了,一个现成的百户就要从你手中溜走了。”

  “不是不想,是不知从何着手。”

  “你做得已经很好了,迫使小牡丹这个奸婢暴露行迹,引出了双刀男子,有这两条线索,案子很快就能完结。无论如何,这是你的一大功劳。”

  “大哥审过那两个丫环了?”

  胡桂神愣了一下才想起“两个丫环”是谁,“当然,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怎么能不审一下?家里所有的仆人都审了一遍,还好,他们没有问题。”

  能让一名锦衣卫觉得没问题,只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严刑拷打过了。

  胡桂扬没法说什么,赵家义子就是做这个的,“既然没问题,不如把他们都放走吧?”

  “那些仆人?”胡桂神又愣一下,随后笑了,“三六弟又说怪话,无缘无故放人干嘛?再说了,他们被撵出去,都得饿死在街上。”

  胡桂神走到胡桂扬面前,“我知道你是好心,可是光有好心不行,还得有地位、有权势,好比你看到一名老乞丐,有心施舍,身上却没有钱,还能怎样呢?只好走过去,假装没看见吧。三六弟,你有前途,等到功成名就,再随心所欲地帮助他人吧。”

  “功成名就?”

  “对,而且眼前就是现成的机会。”胡桂神向门口看了一眼,稍稍压低声音,“跟我去西厂吧。”

  “咦,大哥……”

  胡桂神摆摆手,“你前晚说得挺精彩,子孙汤、灵济宫、梁铁公、西厂等等,倒是都被你连上了,当时真把我吓了一跳。结果是你瞎编的,把大家都给骗了,厉害,厉害。既然是编的,咱们兄弟还是得找一个靠山才行,而且要尽快。”

  “大哥、五哥就是我们的靠山。”胡桂扬笑着说。

  “老五心大,本事也大,大家都等着看我们两人大战一场,可这种事不会发生,老五若是找到稳固的靠山,我跟他走,反之亦然。”

  “袁大人不再是咱们的靠山了?”

  “袁大人自身难保,你还没听说吧,陛下刚从各卫所升调数人共掌锦衣卫事,从现在开始,锦衣卫没有独掌大权的缇帅了,四五位大人各管一摊,实际上谁也不管事,锦衣卫的人正在被两厂瓜分。现在还有得选择,再等一阵就是弃儿了。”

  “大哥决定选西厂。”

  “相信我,西厂其实是唯一的选择。东厂势力早已衰落,否则的话,当今圣上也不会增设西厂。我打听过了,汪直原在宫中服侍万贵妃。万贵妃你是知道的,最受圣上宠爱。后来,汪直年纪轻轻就被派到御马监管事,这可是罕见的殊荣。而且他与别的阉宦不一样,真有几分本事,还没设立西厂的时候,就亲自出宫打探消息,屡立大功,只是外界未知而已……”

  胡桂神将汪直狠狠地称赞一番,最后道:“汪直是断藤峡人,与咱们兄弟大有渊源,这可是难得的大机遇。老五愚蠢了,总以为东厂年头更久、根基更深,其实有什么用?现在是新人上场的时候,义父亡故了,袁大人调走了,以后有没有东厂都难说。”

  胡桂扬静静地听着,见大哥说得差不多了,开口道:“我就有一件事不明白。”

  “你说。”

  “找个靠山是应该的,可咱们为什么非得从太监里面找呢?义父在的话,想必不会赞同。”

  胡桂神笑了,随即摇摇头,“三六弟,你还是太年轻,有时候聪明,有时候糊涂。要说靠山,这世上只有一个靠山,那就是皇帝。”胡桂神抬手向上指了指,好像皇帝就漂在头顶上,“咱们见不到皇帝,只能从皇帝宠信的人当中选一个小靠山。义父依靠袁大人,那是因为袁大人从前深受宫中信任,现在,袁大人不行了,在前军都督府养老就是最好的归宿,别太把他的许诺当真,说句实话,燕山前卫的百户,比不上一名普通的锦衣校尉。”

  “让我考虑考虑。”胡桂扬看上去有些心动。

  “机不可失,别考虑得太久,我待会就要去西厂拜见厂公,估计再有个三五天,我就会被借调过去,只有心甘情愿的兄弟,才会得到我的举荐,被我带到西厂。”

  “顶多两天,让我好好睡上一觉,或许就能做出决定了。”

  胡桂神稍显严肃,“义父不在了,别再把自己当小孩子,咱们今天是兄弟,如果走同一条路,以后还是兄弟,如果走的不是同一条路……”

  “在断藤峡,咱们就已经和许多人分走不同的道路。”

  胡桂神点点头,“对,所以一定要选好路。”

  胡桂扬拱手准备告辞,笑着问道:“大哥有没有羡慕汪直这些人的路?”

  胡桂神挥手,示意三六弟可以走了,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,过了一会却又开口,“就算拿两厂厂公的位置来换,我也不愿交出自己的子孙根。”

  胡桂扬大笑,走到门口时转身道:“大哥这么看重我,让我很感动。”

  听到这句话,胡桂神显得有些困惑,随即笑道:“你小子资质不错,只要肯努力,终能成就一番事业,义父看重你,特意提起你的名字,我当然不敢小瞧,哈哈。”

  胡桂扬离开大哥家,站在街上想了一会,决定去一趟城外的保庆胡同,看看那个何百万究竟是什么人。

  没走出几步,就看到一群人骑马迎面驰来,带头者大喊:“让开!”

  出城接人的五哥胡桂猛回来了,满头汗水,身上还有血迹,后面跟着七八人,也都一身狼狈,显然经历过一场战斗。

  胡桂扬急忙让在一边,胡桂猛等人疾驰而过,停在赵宅门口,跳下马,抬着一个人进院。

  胡桂扬隐约认出,受伤者正是从太原返京的十六哥胡桂奇。

  赵瑛的义子当中,胡桂奇身手最好,多年来从无败绩,竟然被抬回京城,实在是出人意料,住在胡同里的义子纷纷出门,互相打听情况。

  与昨晚在棺材里看到自己的名字一样,胡桂扬一点也不惊讶,喃喃道:“我就说今天太平静了,原来是十六哥。”

  城外去不成了,胡桂扬与众兄弟都跑向赵宅查看情况。

  赵宅里已经乱成一团,所有人都出来帮忙,拿水拿药,有人要去请御医,被告知御医已经在路上。

  伤者共有三人,十六郎胡桂奇伤势最重,昏迷不醒,另外两人是随他一块去太原的二十四郎胡桂妙和二十八郎胡桂效,都躺在前厅的地上,离棺材不远。

  他们三人在城外遭到陌生人的伏击,若不是胡桂猛恰好赶到,很可能再也回不来了。

  二十四郎胡桂妙的伤最轻,支撑着坐起来,先向空棺磕头,随后起身,面朝赶来的诸位兄弟,正要开口说话,突然愣住了,目光呆呆地看着一个人,“是你?没错,就是你!”

  所有人都看向胡桂扬。

  “对啊,是我。”胡桂扬仍然不觉意外,全不在乎他的笑容会惹来更多的反感。www.bolUOxS.Com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