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明妖孽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利爪伤痕

作者:冰临神下书名:大明妖孽更新时间:2015/06/15 10:31字数:3052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(求收藏求推荐)

  那一天,胡桂扬看到汪直从屋里走出来时,五哥等人在演武堂里搜寻遗嘱,三九弟在外面还没回来,因此得到信任。

  可无论情况多么紧急,懒人胡桂扬总得睡一觉,“没准你们都是我梦里的人物,非得睡着之后,我才能回到真实中去,在那里我是富贵人家的公子,整天吃喝玩乐、无忧无虑,消遣时看过几本闲书,所以梦见你们这些人。”

  胡桂扬身手一般,胡桂猛、胡桂大也不强求,留他在前厅休息,他们去找值得信任的兄弟,去外面布置埋伏,准备拿人。

  这一觉睡得深沉甜美,胡桂扬醒来的时候,恍惚间真觉得一切都不真实,好像被迫进入另一个梦。

  叫醒他的人是胡桂大。

  胡桂扬很快清醒,发现天还黑着,胡桂大没点灯,声音发颤,“三六哥,你怎么睡在棺材里啊?”

  “反正义父暂时用不着……抓到了?”胡桂扬坐起身,扭扭脖子。

  胡桂大在黑暗中嗯了一声,“刚抓到,你肯定猜不到是谁。”

  胡桂扬双手一撑,从棺材里一跃而出,“答案就在你嘴里,我干嘛要猜?快说是谁。”

  “小牡丹。”

  胡桂扬正在穿鞋,听到这个回答,一下子愣住了,随即恍然大悟,“是她杀死了小柔!”

  赵瑛当年从断藤峡不只带回来四十个干儿子,还有十几名女童,起名字更加随意,全是花草名目,前面加一个小字。

  如今女童大都出嫁,只剩三人,因为容貌粗陋,一直留在宅里当粗使丫头,其中一个就叫“小牡丹”,小柔遇害的那晚,她也睡在跨院里。

  胡桂扬急忙套上鞋,衣服本来就没脱,迈步向外面跑去,“在哪抓到的?”

  “胡同口,我们埋伏在那里,看到有人偷偷摸摸地走出来,一开始以为是男人,拦下一问,才发现是小牡丹。”

  “她承认了?”胡桂扬边跑边问。

  胡桂大紧随其后,“承认了,还跟五哥吵了起来。”

  胡桂扬加快脚步,“真没想到……可惜小柔了,她为什么要杀小柔啊?”

  胡桂大长得矮小,腿脚却快,一直跟在三六哥身边,“我急着回来报信,没听见,三六哥,你真应该跟我们一块去埋伏。”

  “我一犯困,躺在地上都能睡着……”

  两人跑出大门,顺着胡同狂奔,远远就听见呼喝声,似乎发生了战斗。

  “你们几个人?”胡桂扬惊讶地问。

  “五哥又找了四个人,加我是六个。真奇怪,难道还没将小牡丹抓住?”

  看来真是这样,月光之下,胡同口几团黑影正打成一团。

  一名平时默默无闻的粗使丫头,竟然与赵瑛亲手教出来的五名义子势均力敌!

  “五哥!”胡桂大远远地叫了一声。

  回答他的不是胡桂猛,而是另一个苍老洪亮的声音,“谁啊,大半夜不睡觉,打打闹闹,不是都问完了吗?老五,是你……哎呦我的妈!”

  说话的是孙龙,他家就在胡同口,与胡桂猛家相邻,对面是茶馆,正在熟睡中,被外面的声音吵醒,开门出来查看,刚说几句话,就见一团黑影奔自己飞来,暗中看不真切,只觉得身躯庞大无比,似人非人,似兽非兽,不由得叫了一声妈。

  胡桂扬、胡桂大后赶到,离孙宅更近一些,也见到一大团黑影从天而降,目标并不是孙龙,落地之后直接扑向胡同口正在打斗的数人。

  “妖狐!”孙龙跌坐在地,终于看清那东西浑身都是毛,像一条大得惊人的狗。

  胡桂大本来跑得飞快,这时不由自主放慢脚步,“真有妖狐!”

  “笨蛋,快去叫人,咱们要立大功啦。”胡桂扬不怕,甚至兴奋起来,跑得更快,大声喊道:“五哥,拦住妖人,别放他走!”

  那一团黑影却比预料得更厉害,挥舞两口腰刀,冲进战团,将胡桂猛等人逼得步步后退,原本被围住的小牡丹,终于脱身。

  “妖人厉害!”胡桂猛大声道,只觉刀风凛冽,根本靠近不得,但是看得清楚,那只是一名穿着毛皮外袍的高大男子,绝不是什么妖狐。

  胡桂扬手里没兵器,弯腰摸了几下,两只手各抓起一块石子,“再坚持一会,三六弟叫人去了。”

  胡桂大的确在叫人,在胡同里一边跑一边大叫:“来人哪!出来抓妖狐!”

  观音寺胡同里住着不少赵家的义子,今晚才获准回家,正踏实睡觉,全被叫起来了,纷纷提刀出来查看情况,有些人连外衣都没来得及穿。

  孙龙明白过来,转身回家,很快拎着一口刀出门,跑了几步,大叫几声,突然止步,调转刀头递给胡桂扬,“你去。”

  胡桂扬没时间调侃,扔掉手中石子,接过腰刀,也要加入战团。

  老五胡桂猛大声道:“堵住退路,堵住退路。”

  敌人太凶猛,胡桂猛不希望兄弟们有伤亡,眼看帮手越来越多,很快就能倚多为胜。

  小牡丹与赶来救援的“妖狐”显然也是这么想的,抢进几步,逼得胡桂猛等五人后退,随即转身逃跑,小牡丹在前,“妖狐”断后。

  一名义子追得太紧,“妖狐”出其不意步转身挥出一刀,义子中招,惨叫着倒下。

  “二六弟!”胡桂猛急忙上去查看,发现二六弟胡桂刚肩膀中刀,暂无大碍,这才放心,可是耽误这么一小会,目标已经跑远了。

  胡桂扬后加入战团,看得反而真切,提刀紧追,可那两人速度太快,而且熟悉地形,翻墙越屋,逐渐失去了踪迹。

  “什么人,站住!”身后有人喝道。

  胡桂扬止步,这才发现自己孤军深入,身后没有兄弟,而是一队巡夜的官兵。

  “我在追赶妖狐,你们看到没有?”胡桂扬问。

  妖狐去年频频夜出,杀伤不少人,官兵哪能没听说过,闻言都吓一大跳,“又出来了?”

  “对,但他不是妖,是人,手里有刀。”

  “咦,你别过来,先把你手里的刀放下。”众官兵纷纷亮出兵器。

  “我是燕山前卫百户,帮我抓住妖狐,是你们的大功一件。”

  “一会妖一会人的,谁知真假?快放下刀,束手就擒,临近皇城,就算你是千户,也不得放肆。”

  胡桂扬一愣,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从观音寺胡同一路追到了豹房胡同,离皇城确实不远,离东厂衙署更近。

  官兵有十几人,手中有刀有枪,胡桂扬自知寡不敌众,慢慢放下手中的刀,说:“我义父是锦衣卫南司百户赵瑛,大哥胡桂神、五哥胡桂猛都是锦衣卫……”

  官兵们一拥而上,先将胡桂扬拿下。

  一个时辰之后,孙龙来巡捕厅将胡桂扬领走,“早提我的名字,不就没事了?”

  “一紧张,把二叔给忘了。”胡桂扬哪知道这队官兵是孙龙的熟人,“家里怎么样?二六哥没事吧?妖狐呢?”

  “胡桂刚轻伤,没事,可惜妖狐没抓着,但是没关系,总算有小牡丹这条线索,不再是无头案了。真是想不到,小牡丹!竟然是小牡丹!那孩子平时多老实,我就没见她说过话,竟然暗中勾结西厂,竟然还会武功,真是……我真是瞎了眼。”

  天刚亮不久,街上还没什么人,提到西厂的时候,孙龙压低了声音。

  胡桂扬默默地走了一会,“小牡丹投靠的未必是西厂,我看到他们往东厂去了,而且她的武功肯定不是一天练成的,早在西厂设立之前,她就已经跟随什么人暗中习武。”

  孙龙大吃一惊,“这都什么事儿啊,老赵不过是一名百户,有什么宝贝值得连丫环都要背叛?莫名其妙,我想不通,我……我回去和老婆子商量商量,还是先出城去住一阵儿吧,老赵生前不安分,死后也惹事。”

  观音寺胡同已经恢复平静,两人在胡同口分开,胡桂扬说:“二叔,我欠你一口刀。”

  “算了,我若是真要,巡捕厅会还给我的,你快回家吧。”

  胡桂扬心事重重地往赵宅走,就像是无意中捅破马蜂窝的孩子,明明自己受伤,却不敢回家抱怨。

  他觉得自己很可能犯了一个大错。

  赵宅院门虚掩,胡桂扬推门进去,绕过影壁,发现前院空无一人,去前厅看了一眼,也是没人,心里纳闷,于是又去后院。

  东跨院门户紧闭,西厢的廊下站满了赵瑛的义子。

  胡桂扬迷惑不解,突然醒悟过来,心猛地一沉,大步跑过去。

  义子们见到他纷纷让路。

  昨晚被胡桂扬冤枉的三哥胡桂精,就关在这里。

  胡桂扬闹那一场,只是为了引诱背叛者出去告密,他成功了,结果却不完全在他的预料之内,事情反而更加扑朔迷离。

  他站在门口,呆住了。

  胡桂精不会武功,被关之后房门上锁,并没有其他兄弟看管,现在,他更不需要看管了。

  胖胖的老三躺在屋地中间,胸前四道利爪伤口,跨下血肉模糊。

  “是妖狐杀人,肯定是他,我竟然……竟然让他跑了。”老五胡桂猛悲愤不已。

  “未必是他。”胡桂扬的心沉到了底,“那人用刀,不是兽爪。”

  屋里屋外的人都看向胡桂扬,他咳了一声,说:“三哥的事,我负责。”www.bolUOxS.Com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