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国之雄霸天下 章节目录 第14章 考验

作者:东一方书名:三国之雄霸天下更新时间:2015/06/15 10:31字数:3052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羊续语气冰冷的道:“羊家遵纪守法,从未蓄养私兵。你向老夫借私兵,找错了人。”

  王炎心中一沉,羊家一直很低调,可如果说没有蓄养私兵,王炎绝对不会相信。然而他一提及私兵的问题,羊续一口咬定没有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王炎不可能再说羊家肯定有私兵,否则两人的谈话只能到此为止。

  厅中的气氛,变得凝肃无比。

  黄忠站在王炎的身后,连大气儿都不敢出,只期盼着羊续能帮忙。

  静悄悄的正厅,再无一丝声音。

  静谧的气氛,似乎让人都感觉呼吸都为之凝滞。

  羊续观察着王炎,见王炎眼神中有着忧虑,可脸上并没有丝毫的流露,心中也忍不住佩服王允教子有方。不论其他,单是王炎这份临大事而不形于颜色的气度,便颇不容易。

  王炎思虑一番,心想刚才和羊续交谈,也算结了个善缘。

  纵使没能借到士兵,也是不错。

  有了这一层想法,王炎眼中忧虑尽去,主动道:“晚辈刚才口不择言,蓄养私兵这种事情,断然不可能在羊家出现。不过小子遇到了难解之题,可否请先生指点一番。”

  “详细道来。”

  羊续微微颔,赞赏王炎临机处事的手段。

  退而求其次,未必不是解决事情的办法。

  王炎说道:“小子刚担任南城县的县尉,县令大人就传下命令,让小子明日率领县城的士兵攻打贼匪杜贤。然则,杜贤麾下悍匪千余人,个个都骁勇善战;而军营的三百士兵老弱病残,几乎没有战斗力。双方的力量悬殊太大,想仓促间击败杜贤,非常困难。晚辈思来想去也没有解决的办法,恳请先生指点迷津。”

  羊续听完后,终于明白王炎来的目的了。

  原来是遇到困难,来搬救兵的。

  羊续早已经听说了前两日王允被抓的事情,现在严宿又让王炎攻打杜贤,这分明是严宿和王家的争斗。

  一旦他贸然支持王炎,对羊家来说并不好。

  诚然,羊家的实力很强,要对付一个小小的县令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可一旦羊家插手政事,然的地位就打破了。

  羊家之所以屹立不倒,其中的一个原因便是不轻易插手政事。

  不管谁主政南城县,羊家都不涉足其中。故此,每一任南城县的县令上任后,既畏惧羊家,却又对羊家很放心。

  羊续心念百转,思考着怎么办?

  一方面,羊续也厌恶严宿的贪得无厌和横征暴敛;另一方面,羊续不愿意得罪严宿,毕竟严宿和宦官有所联系;其三,羊续又欣赏王炎。

  这样一来,造成了羊续内心的纠结。

  羊续考虑了片刻,浓眉一挑,心中已经有了决断,沉声道:“要让老夫替你指点迷津可以,只要你答出老夫的问题。老夫满意了,自有办法。”

  羊续要选择,肯定要权衡利弊。

  如果王炎能力出众,羊续支持王炎,比得罪严宿获得的好处更多,那羊家自然支持王炎;如果王炎能力不足,羊续便会放弃对王炎的支持。

  即使羊续欣赏王炎,也不会为了王炎,便舍弃羊家的利益。

  王炎遇到事情早已处变不惊,可听到羊续的话,也差点喜于形色。‘自有办法’这简单的四个字,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  王炎凝神以对,拱手道:“请先生问。”

  羊续干瘦的手轻轻敲打案桌,忽然问道:“南城县北面有一座山,可山上狼多势众。老夫想拿下群狼,该怎么办呢?”

  这个问题,令王炎精神一振。

  这个问题中提及的狼,对应的分明是仙姥峰的杜贤。

  从理论上分析,王炎自有办法解决。

  王炎不假思索的道:“山中不止有狼的存在,更有山中之王。要击败山上的群狼,可以暗中向猛虎传话,说狼将要占山为王。一旦猛虎得到消息,必定大怒,而后攻打群狼,此乃驱虎吞狼之计。”

  羊续眼中一亮,惊叹于王炎的反应灵敏和计谋出众。

  诚然,这在现实中不易操作,可理论上,这完全行得通的。

  羊续一捋颌下的胡须,再一次问:“山上野草茂盛,群狼狡诈,借助野草躲避猛虎。驱虎吞狼失效,又当如何解决群狼呢?”

  王炎轻笑道:“这个简单,只需要在山下准备肥羊。狼性狡诈,却也贪婪。一旦看到了山下的肥羊,必定蜂拥而出,此乃引狼入瓮之计。”

  听了这个计策,羊续心中已经不单单是欣赏,更是惊艳。

  眼前的青年,在兵法韬略上颇为不凡。

  而此时,在大厅门外旁侧,羊雅妃踮着脚尖,悄悄的侧耳倾听。她听到羊续和王炎的对话,俏丽的脸上布满了惊愕和诧异。

  什么时候,这个登徒子竟然如此厉害了?

  她怎么从来没有现呢?

  羊续再一次问道:“要解决山上的群狼,你愿意作虎,还是作羊呢?”

  王炎断然道:“两样都不作。”

  羊续心中一震,他刚才的提问,本身就带着一定的诱导作用。他说出了两种选择,而事实上,这两种选择都不是羊续最欣赏的。

  羊续问道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  王炎朗声说道:“不论是山中猛虎,亦或是山下肥羊,都是棋盘中的棋子,小子只愿意做下棋的人。”

  “好,说得好,好一个愿做下棋的人。”

  羊续抚掌称赞,眼中异彩连连。

  这一趟回家替老母亲祝寿,没想到能遇到王炎这样的英才俊杰。

  王炎笑道:“先生谬赞,晚辈愧不敢当。”

  羊续微笑道:“你当不得,谁能当得?也罢,老夫便为你破例一次。”

  王炎连忙起身,拱手道:“多谢先生。”

  羊续摇头道:“别忙着谢,老夫帮你,也要考虑羊家的立场。老夫从家中抽调一百护卫给你,这一百人只负责你的安全,他们不负责攻打敌人。”

  原本面带喜色的王炎,表情一下僵住。

  这不是鸡肋吗?

  有帮助,但实质上却没有帮助。

  王炎眨了眨眼睛,看着羊续的神态,张嘴想再讨要更多的护卫。但见羊续神态坚决,知道肯定不可能再有回转的余地,便开口道:“多谢先生。”

  应承下来后,王炎开动心思,心想:这些护卫负责他的安全,可一旦他遇到危险,这些护卫总得出手。

  攻打杜贤时,这一百人还是有操作的余地。

  一百精锐对他来说,算是一大帮助。

  王炎说道:“先生不吝帮助晚辈,来之前,晚辈准备了一件小礼物,请先生笑纳。”

  羊续脸上的笑意骤然消失,面色一沉,厉声道:“你的好意老夫心领了,礼物自己带回去。至于刚才答应你的事情,老夫仍然会兑现。”

  对送礼一事,羊续深恶痛绝。

  王炎主动送礼,便犯了羊续的忌讳。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