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明妖孽 章节目录 第八章 又一个

作者:冰临神下书名:大明妖孽更新时间:2015/06/15 10:31字数:3203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(求收藏求推荐)

  胡桂大实在难以相信,一路上连问好几次,“真的?三六哥要当百户了?”

  “试百户。”胡桂扬每次都要纠正。

  “很快就能实授吧,义父是百户,大哥才是校尉……天哪,三六哥,我必须说一句,这可有点……有点……”

  “不公平?”

  胡桂大嘿嘿地笑,没有回答。

  赵瑛之死放在整个京城里只是一件不起眼的小事,街上照样行人如织,天空照样湛蓝清澈。

  快回到观音寺胡同的时候,胡桂扬说:“还真是不公平。”

  胡桂大急忙道:“有什么不公平的?天下这么多官儿全都名副其实吗?我看未必,别人能走好运,三六哥为什么不能?”

  赵家不做法事,但是也要停灵七天之后再发丧,仍有亲友陆续赶来,胡桂扬进院之后看到不少陌生的面孔,这才想起,义父这些年来与亲戚的来往不多。

  棺材又盖上了,遗体失踪的消息显然已经传开,来吊唁的人都在小声议论,只要看到某名义子走近,立刻闭嘴。

  胡桂扬不愿与这些人来往,直接去无人的演武堂,坐一会,走一会,他得认真思考如何查案了。

  胡桂大没有跟随,不久之后匆匆跑来,“三六哥,去趟后院,大哥、五哥找你。”

  胡桂扬没问是什么事,跟着三九弟出门,顺着廊庑去往后院,胡桂大前头带路,竟然引向丫环们居住的跨院。

  院门没闩,两人刚一走近,里面就有人开门,让进之后立刻关闭。

  开门的人是老五胡桂猛,本来就黑黢黢的脸膛这时候阴沉得像是要下雨,“你留下看门,不准任何人进来,你跟我走。”

  胡桂大看门,猜到有大事发生,一句没敢多问。

  胡桂扬跟随五哥进屋。

  孙龙的妻子孙二婶坐在那里发呆,见有人进来吓得一哆嗦,全然没有往日的泼辣劲儿,大哥胡桂神来回踱步,嘴里嘟嘟囔囔,看到胡桂扬立刻止步,“怎么样?”

  “什么怎么样?”胡桂扬莫名其妙,扫了一眼,没看到几名丫环,“出什么事了?”

  坐着的孙二婶突然就哭了,“都是我不好,我没看住,可我怎么也想不到……”

  两边各有一间暖阁,胡桂扬迈步走向离孙二婶稍远的那一间,推门而入。

  暖阁陈设简单,但是非常干净,墙上挂着一张松弦的弓,算是百户赵瑛最明显的标记,其它都是镜子、妆奁一类的女子之物,有一股淡淡的脂粉气味。

  中间还夹杂着一丝血腥。

  丫环小柔仰面躺在床上一动不动,身上身下全都是血,胸前斜着四道极深的伤口,血已经凝结,越发显得触目惊心。

  胡桂扬凑近看了一会,又往床下、窗户各处检查,大哥、五哥显然已经查过了,并无可疑之处,床下空无一物,窗户也关得好好的。

  “妖狐……又出现了,如此说来,义父的死或许真与妖狐有关。”大哥胡桂神脸色苍白,看向老五胡桂猛,“你见过义父的遗体,真的没有伤痕?”

  “没有,我说过好几遍了,见到遗体的人不只我一个,十几位兄弟都能作证。”胡桂猛冷淡地回道,虽然也吃惊不小,他还是比大哥镇定得多。

  胡桂扬出来,看向对面的暖阁,“其他人在那边?”

  孙二婶只是发抖,老大胡桂神低头不语,老五胡桂猛说:“三个房里丫环,三个粗使丫环,昨天住在跨院里,都有可疑。”

  孙二婶像是被针刺一样,跳了一下,茫然道:“昨晚我也住这儿……”

  “二婶没有问题,你来帮忙,我们兄弟感激还来不及,怎么会怀疑?”胡桂猛给出肯定的回答。

  那边的胡桂扬来了一句,“未必。”

  孙二婶刚刚稍松口气,这时眼眉嘴鼻又挤在一起,随时都会号啕大哭,胡桂猛恼怒地看着三六弟,埋怨他不会说话,大哥胡桂神也摇头,含糊道:“这是咱们的二婶,不至于,绝不会……”

  胡桂扬不理两位哥哥,走进另一间暖阁。

  这边的暖阁里没有床,而是一铺炕,六名女子在上面挤成一团,三人穿绢布素衣,与小柔一样,是赵瑛几年前买来的丫环,另三人穿粗布衣裙,平时做些粗活儿,因为家里出事,临时住进跨院。

  赵瑛当年从断藤峡不只认下四十名义子,还带回来十几名女童,养大之后寻人家嫁了出去,还剩三个,因为容貌粗陋而留在家中。

  义子们与这三名粗使丫环比较熟,胡桂扬和声问道:“谁来告诉我,昨晚发生了什么?”

  六名丫环没一个开口,颤抖得更剧烈了。

  胡桂猛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“已经问过了,她们睡得沉,什么也没听到。”

  本来孙二婶和一名丫环陪在小柔身边,可小柔情绪不稳,听到一点声响都会变得十分激动,孙二婶只好带着六名丫环睡在另一间暖阁的炕上,天亮之后,小柔这边悄无声息,众人以为她太累了,贪睡一会也正常,因此没有催促,反而压低声音,不敢打扰。

  直到日上三竿之后,孙二婶才有些不耐烦,敲门进屋,结果看到的是一具死尸,她总算还保持着几分冷静,没有大叫大嚷,而是找来胡桂神、胡桂猛兄弟。

  兄弟两人该查的都查了,该问的都问了,没有发现任何异常。

  “请两位哥哥到外面说话。”胡桂扬带头出门。

  胡桂大仍守在院门口,外面很安静,众人大都集中在前院,后院少人。

  出了屋子,大哥胡桂神稍显轻松,拱手道:“恭喜三九弟,听说你被授予燕山前卫百户之职。”

  “试百户。”胡桂扬再次纠正,看看大哥,又看看五哥,说:“两位哥哥有什么看法?”

  老大胡桂神皱眉沉默,不愿开口,老五胡桂猛说:“各方都举荐你来查案,当然由你说得算。”

  “好。”胡桂扬再不推辞,“首先,将吊唁的人都撵走,只留自家人,关门闭户。”

  第一条就不同寻常,连守在门口的胡桂大也惊讶地扭过头来。

  “这……不太合适吧?”胡桂神局促不安地看向老五胡桂猛,虽说正在争夺家长之位,两人仍保持兄弟间的友善。

  胡桂猛的眉头皱得更紧,“来的客人都是左邻右舍,还有义父的亲友,撵走的确有些无礼。”

  “可惜十三弟和十六弟不在,这两人一文一武,肯定能帮上大忙。”胡桂神虽是大哥,遇急却显慌乱。

  胡桂猛倒不觉得需要帮助,“咱们都跟随义父查过那么多案子,难道还解决不了这点小事?妖狐是假,显然是义父的仇人在搞鬼,派兄弟们明查暗访,三天之内必然水落石出。”

  老大、老五谈了一会,突然注意到胡桂扬一直不吱声,胡桂神道:“三六弟,你还有什么想法?”

  胡桂扬两手一摊,“什么想法?待会我再去见袁大人,让他马上给我任命状,然后再去东厂、西厂,各要一份正式的任命,名正言顺之后再开始查案。”

  老五胡桂猛脸上变色,老大胡桂神尴尬笑道:“三六弟嫌我们啰嗦了,好,你做主,可是总得解释一下为什么要把客人请走。”

  “因为这只是开始,杀人还会继续。”胡桂扬不管在场的三位兄弟有多惊讶,走出几步,猛地转身,“五哥不会撒谎,而且多位兄弟都看到了,义父身上没有明显的新伤。”

  “我当然没有……你接着说。”胡桂猛压下心中的不满。

  “小柔身上却有四道伤口,显然是要告诉众人妖狐再现。”

  “小柔出事了?”守在门口的胡桂大吃了一惊,他一直来回跑腿,不知道屋里发生了什么。

  没人理他,胡桂扬继续道:“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,不管义父是怎么死的,都与妖狐无关,而妖狐想要贪为己功,所以暗杀小柔,接下来,很可能还会再度动手,以造成满城风雨。”

  老大胡桂神咳了一声,提醒道:“义父之死未必与妖狐无关,三六弟先别急着下定论。”

  胡桂扬仍自顾说下去,“妖狐未必是同一个人,甚至未必是同一个团伙,只是因为名声太响,所以被奸人利用。”

  “这……为什么啊?”胡桂神十分不解。

  “抓住凶手,就知道为什么了,而凶手就在咱们中间。”

  另外三人面面相觑,都不接话。

  胡桂扬解释道:“我说‘咱们’,不是指咱们兄弟四个,是这所宅子里的所有人,所以要将客人都送走,关上大门,挨个调查。”

  还是没人接话,小院里陷入不安的平静。

  梆梆,敲门声骤响,把几个人都吓一跳,尤其是胡桂大,整个人跳了起来,喝了一声:“谁?”

  “我,你二叔,大白天锁门干嘛?你是哪个?怎么跑女眷院里了?”

  胡桂大吐舌退到一边,一句也不敢回答。

  胡桂扬走过去开门。

  孙龙一愣,“怎么是你?在锦衣卫见到袁大人了?你二婶呢?住在这里不回家啦?”

  “二叔,我要借你家一用,请客人都去那里吊唁。”

  “呃……借可以,但是你……”

  “二叔与义父交情非浅,所以你得留在这里。”

  “干嘛?”老头子糊涂了。

  “或许你就是凶手、就是妖狐。”

  孙龙又一愣,随后扑向胡桂扬,“我让你胡说八道!”

  “小柔死了,身上有利爪伤口,二婶亲见。”胡桂扬极快地倒出这几句话。

  孙龙住手,保持张牙舞爪的姿势,“又死一个?”

  “又死一个,妖狐再现,必有所图,你们都让我查案,好,那就先从自己人查起。”www.bolUOxS.Com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