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明妖孽 章节目录 第六章 丫环小柔

作者:冰临神下书名:大明妖孽更新时间:2015/06/15 10:31字数:3530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(感谢读者“heathers”的飘红打赏。求收藏求推荐)

  至少十五名义子亲眼见过义父的遗体,其中七八人还亲手触碰过,老五胡桂猛就是抬尸者之一,所以比其他人更显惊讶与意外,探身盯着空荡荡的棺材,好一会说不出话来。

  胡桂扬放下棺盖,噗嗤笑了一声,“哪位兄弟这么会开玩笑,竟然把义父藏起来了。”

  众人都挤过来查看,随后对胡桂扬怒目而视,好像这都是他的错。

  “要不是我坚持查看遗体,怕是只有到出殡那天你们才会发觉到棺材太轻——未必,义父选的这口棺材又厚又沉,少一具遗体轻不了多少。”

  老大胡桂神不得不开口了,先是对胡桂扬道:“三六弟,少说几句。”随后向老五胡桂猛道:“老五,你看呢?”

  胡桂猛上午亲手将义父遗体送入棺材,这时最尴尬,脸上却一点也没显露出来,冷冷地抬高声音道:“其他人退下,我与大哥商量一下。”

  与胡桂猛关系较好的义子们先退下,其他人等老大胡桂神给出暗示之后,陆续离开。

  胡桂扬混在人群中也往外走,三九弟胡桂大在他身边小声道:“三六哥,你该留下吧?”

  胡桂扬嘘了一声,出门才道:“早说过,我管不了这件事,最后还是得大哥、五哥出面。”

  义子们在庭院里分成几伙,几个人留在胡桂扬身边,胡桂大问:“义父的遗体怎么会没呢?大家明明都在家,就算偷走尸体,也带不出去啊。”

  大家议论纷纷,胡桂扬一开始不说话,突然冒出一句:“没准是义父自己走出去的。”

  夜色笼罩,冷月高悬,寒风瑟瑟,院子里虽然站着三十来个大活人,几名义子听到胡桂扬这句话还是感到一阵恐惧。

  胡桂扬笑了几声,“在义父身边待了这么多年,你们竟然还信这种鬼话?哈哈。”

  在众人不满的目光中,胡桂扬转身离去,别人都巴不得他走开,只有胡桂大犹豫一会,还是追上来,“三六哥,你要去哪?”

  “你这话是替谁问的?大哥还是五哥?”

  “三六哥,你、你别乱说……”

  “不想回答就算了,我要去后院。”

  “后院?”

  “嗯,见一见义父最心爱的丫环,兄弟们念念不忘的小柔。”

  “又乱说,是你念念不忘,我可……我可没有。”

  “嘿嘿,小三九,懂得不好意思和撒谎了,你真是长大了。”

  胡桂大承认自己在嘴上争不过三六哥,只好哼哼几声,紧走几步,拦在前面,“等等,这个时候去见义父的丫环,不合适吧。”

  胡桂扬没有回答,而是抬手指天,胡桂大抬头看去,只见孤冷的半轮弯月,别无它物。

  胡桂扬趁机绕过胡桂大,“义父已经丢了,再不抓紧时间,只怕连丫环也要失踪。”

  后院的正房里平时不住人,赵瑛通常在东厢的小跨院里过夜,丫环们也是如此。

  跨院的大门紧紧关闭,胡桂扬轻轻敲了两下,胡桂大还是跟过来,但是没有再阻止。

  胡桂扬抬起手,刚要再敲,里面突然转来一个严厉的声音,“哪个小王八蛋?”

  “二婶,是我。”胡桂扬一听就知道这是二叔孙龙的妻子,脾气比丈夫还要暴躁。

  “赵家这么多干儿子、湿儿子,我知道你是谁?”

  “我是胡桂扬,还有胡桂大,他排行三十九,个子不高,经常给义父跑腿……”

  胡桂大扯三六哥的袖子,让他少说几句。

  院内的声音稍稍缓和,“哦,是你小子,老头子的确说过你要过来,可现在这么晚了……明天再来吧。”

  “明天我要去锦衣卫,怕是没有时间。简单几句话,问过就走,请二婶通融。”胡桂扬客客气气。

  门里沉默了一会,孙二婶道:“好吧,你就站在外面,我把小柔带出来,你隔着门说话。好歹是一户人家,得守点规矩,赵大哥没了,你们更得小心在意。”

  “是是,二婶说得对。”胡桂扬越发客气,站在旁边的胡桂大忍不住撇嘴。

  等了好一会,门里传来窸窣声音,随后是孙二婶男人般的粗硬嗓门,“你们说话吧。小柔,别害怕,我就站在这儿,没人敢欺负你。”

  “是,奴家谢过二婶。”另一个柔弱的声音低低道,全没有白天指责众义子是妖狐时的疯意。

  胡桂扬咳了一声,“小柔姑娘这一天不好过吧?”

  胡桂大抬脚轻轻踢了三六哥一下。

  “有劳少爷过问,奴家白天一时惊慌失措,乱说了许多不该说的话,请少爷代奴家向诸位少爷请罪。”

  “大家都不在意,小柔姑娘……”

  胡桂大低声提醒:“问正事。”

  胡桂扬又咳一声,“我想问问义父的事情,小柔姑娘为何说义父为妖狐所害?”

  “我……我被吓糊涂了,把老爷身上的旧伤当成了新伤,以为……我只是随口乱说,当不得真……”

  “请小柔姑娘再仔细回想一下,昨晚可曾发现异常,不用避讳,上司委托我查案,我自会替你做主。”

  “多谢少爷,奴家……刚刚说的都是实话……”

  孙二婶的声音加入进来,“行了,大半夜的,说几句得了,早点歇着吧,明天事情还多着呢。”

  门内脚步声远去,胡桂大小声道:“三六哥,跟我们你可从来没这么客气。”

  “你若有花容月貌,我对你也客气。”胡桂扬笑道。

  “切,你这就叫……叫……”

  “重色轻友,别不好意思说出来。”

  “对,就是重色轻友。”

  胡桂扬抬头望了一眼天空,“这都是义父教给咱们的啊。”

  “嗯?义父才没有……”

  “干娘一过世,义父就买来几名丫环,从此纵情声色,他这是以身作则,告诉咱们一个道理:多年辛苦都是一场空,美酒、美人最实在。”

  “呸呸呸,你又胡说八道,义父绝没有这个意思。”

  “哈哈。”胡桂扬转身走开,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,“大哥、五哥估计已经商量好了,把小柔的话转告一下,应该就没我什么事了。”

  “义父的遗体呢?”胡桂大追上来提醒道。

  “只要没有妖狐,东厂、西厂都不会感兴趣,自然也就不会再委托任何人查案。至于义父的遗体,这只能算是家务事,用不着我来查。”

  胡桂大一愣,脚步放缓,马上加快脚步,与三六哥并肩走到前院,没见到人,其他兄弟都回前厅了。

  “三六哥,你是说咱们兄弟当中有人盗走遗体?”

  “这是唯一的解释,除非世上真有鬼神。”

  快到前厅门口时,胡桂大叹息道:“我宁愿这是鬼神所为。”

  厅里,中间仍然摆着棺材,义子们按排行分列两边,胡桂扬与胡桂大站到自己的位置上。

  胡桂神毕竟是名义上的大哥,只有他站在棺材边上,该说的话已经说完了,正好看见胡桂扬,招招手,“三六弟,过来。”

  胡桂扬没办法,只得走到大哥面前,往棺材里又看一眼,里面还是空的。

  “我和五弟商量过了,义父遗体丢失一事,还是得由你继续查下去。”

  “大哥、五哥太看重我了,我刚刚问过小柔姑娘,她承认自己并没有看到所谓的妖狐,明天我去锦衣卫,当面向袁大人禀明此事,也就该结束了。既然无关妖狐,东厂、西厂大概也不会感兴趣,找回遗体这件事,还是大哥、五哥主持吧,我做不来。”

  胡桂神沉吟未决,老五胡桂猛上前道:“只能是你,别人都不行。”

  胡飘扬摇头,“我不干,你们这分明是把我往火坑里推。”

  “难道你不想找回义父的遗体吗?”

  “想,但我没本事带头查案,还是给大哥、五哥打下手吧。”

  胡桂猛眉头紧皱,老大胡桂神插口道:“义父生前毕竟单独提起过你的名字,大家都听到了,三六弟,事情还是得交给你,有什么要求,你就说吧,当着众兄弟的面,我和老五肯定满足。”

  胡桂猛也道:“对,查案期间,你就是我们的头目,大家都听你的。”

  胡桂扬寻思一下,转动目光,看向其他兄弟,直到所有人都点头或是开口表态之后,他才长叹一声,说:“好吧,既然诸位兄弟坚持,我就勉为其难,至于要求,我还真有几个。”

  “你说吧。”胡桂猛有点不太耐烦。

  “第一,明天上午我去锦衣卫见袁大人,得到他的许可与任命,我就接手此案,如果袁大人不同意,或者含糊其辞,那还是算了。”

  袁彬是赵瑛与义子们的最大靠山,凡事必须得到他的支持才算名正言顺,这个要求并不过分,胡桂神、胡桂猛等人都表示同意。

  “第二,既然是查案,就没有兄弟情分可言,到时候有做得不对的地方,提前请诸位兄弟谅解。大哥、五哥再有什么事,不要避着我,否则的话,我只能怀疑你们别有用心。”

  前几句还算合理,后两句却有点过分,即使胡桂扬笑着说出来,胡桂神、胡桂猛还是很尴尬,一个连咳几声,一个怒目圆睁。

  “怎么样?大哥、五哥同意吗?”胡桂扬笑着追问。

  胡桂神勉强点头,“以后有事叫上你就是。”

  胡桂猛也只能点头,“只要能找回遗体,都听你的。”

  “那就好,其它条件等我想起来再说,现在——请你们都出去吧,我要和义父单独待一会。”

  棺材里空空如也,胡桂扬却说要与义父单独相处,虽说赵瑛的义子大多不信神,听到此话却也汗毛直竖。

  胡桂扬做出驱赶的动作,众人只好退出,老五胡桂猛走在最后面,低声道:“一定得找回遗体,还得查出是谁……”胡桂猛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众兄弟,没再说下去。

  胡桂扬只是点头,等到众人都走出去,他回到棺材边,低头自语:“义父,你出的真是一道难题。”

  又站一会,胡桂扬抬腿迈进棺材,竟然躺了下去,调整身姿,让自己舒服一些,“我还是先睡一觉吧。”www.bolUOxS.Com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