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明妖孽 章节目录 第四章 酒不醉人

作者:冰临神下书名:大明妖孽更新时间:2015/06/15 10:31字数:3380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(感谢读者“78029”的飘红打赏。求收藏求推荐)

  “要问赵家的事,去找大哥和五哥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胡桂扬几句打发走东厂校尉。

  冬天还没完全过去,茶馆里客人不多,胡桂扬要一碗茶,又让跑堂去外面买一份面来,趁着热气腾腾,囫囵吃个半饱,然后向掌柜道:“刘四爷,过来聊会儿。”

  茶馆名“实味”,常客都叫它“观音寺茶馆”,胡桂扬是常客,自从搬到史家胡同之后,离得远了,每隔三四天还要来坐一会儿。

  刘四掌柜与赵家的义子都很熟,接到邀请也不客气,出柜台坐到胡桂扬对面,略一拱手,“刚才你正好走进来,对锦衣卫我不能不说实话,何况那是东厂的人。”

  “没啥,我也不过是指下路而已。”胡桂扬无意责问。

  “你搬出去三年多了吧?”

  “两年零三个月。”

  “那这事还真问不到你身上。”

  此前那名东厂校尉大概也是这么想的,问了几句,很快就去赵宅了。

  跑堂斟茶,两人边喝边聊,都是些没边儿的闲言碎语,一碗茶将尽,刘四掌柜笑道:“你还跟从前一样,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,别人都在忙乱,就你还有闲心出来饮茶。”

  “大哥、五哥都在,有他们主事,我就别添乱了。”

  “呵,话是这么说,其他义子可都留在宅内,你这样做……”刘四掌柜笑着摇头,虽然相熟,有些话他也不好说。

  胡桂扬只是笑笑,不多做辩解,“反正我知道,义父是不会在意的。”

  “赵百户是位奇人。”刘四掌柜有感而发,“我刚到这里的时候,店主就告诉我,惹谁都行,千万别惹胡同里面的赵百户,那人杀过灵济宫的道士,进皇宫抓过妖魔,不敬天地,不怕鬼神,家里几十个干儿子全是狐生鬼养。”

  类似的话胡桂扬听过无数次,每次都觉得很有趣,笑出声来,“义父官不大,名声可不小。”

  “那是当然,不过实话实说,可不都是好名声。”

  “说来也怪,别人越说义父不好,我越高兴,所谓奇人必有奇事奇名,都是好名声,只能说这个人庸碌无为。”

  刘四掌柜摇头,“你的怪脾气跟赵百户一样。”

  胡桂扬笑得合不拢嘴,突然皱眉咂舌,像是吃到了腐坏的食物。

  “怎么?”刘四掌柜问。

  “茶是好茶,就是越喝越淡。”

  刘四掌柜说到兴头上,一拍桌子,“狗蛋儿,去我珍藏的烧刀子拿来,我跟桂扬老弟喝一顿。”

  跑堂过来,苦脸道:“四叔,不是说好了吗,在外人面前别叫我狗蛋儿,叫我小二、跑堂都行。”

  刘四掌柜一瞪眼,跑堂急忙道:“我去拿酒。”转身小声嘀咕,“一坛烧刀子,还‘珍藏’……”

  几样咸菜,一坛老酒,刘四掌柜与胡桂扬开怀畅饮,旁边几名喝茶的老头子看得直吞口水,跑堂更是不停摇头,好在这个时节客人稀少,店主也不常来,可以任掌柜胡闹。

  “也就是你。”一碗酒下肚,刘四掌柜的舌头就有点大,“换一个赵家人,我绝不会说这些。”

  “谁让我爱听呢。”胡桂扬喝酒慢,别人一碗下肚,他碗里的酒还剩一半,可他酒量很好,别人倒了,他还能喝。

  “赵百户有几句话让我印象最深,他说‘为什么非得被鬼神恐吓才能发善心、做好事呢?我不需要,我相信许多人跟我一样不需要,我们做好事只有一个原因——’”

  “将心比心。”两人同时说出这四个字,相视一笑,继续喝酒。

  酒喝得越多,刘四掌柜话越多,跑堂几次过来相劝,都被他撵走。

  “桂扬老弟,对我说句实话,赵百户是不是被妖狐害死的?”

  “我还没看到义父的遗体,但我跟义父一样,不相信妖狐一类的东西。”

  “可去年妖狐的确出现了,就在城里,杀伤不少人。”

  “有人被杀伤,这是真的,至于妖狐,只是有人看到模糊的身影而已,我坐在这里就能想出至少十种可能,全是活人作怪,与妖狐无关。”

  刘四掌柜敬一碗酒,“本来呢,对赵百户的话我是似信非信的,可是——”刘四掌柜摇摇头,将跑堂的侄儿推开,“赵百户死得这么突然,膝下无儿无女,只有你们这些异姓干儿子,把亲戚也都得罪了,家业倒是不小,连个能继承的人都没有。你说,是不是真有鬼神在惩罚赵百户?”

  胡桂扬喝了一口酒,“这正是我敬佩义父的原因,即使全天下都不认可,即使倒霉事一件接一件,他仍然毫不动摇。他抓捕骗子,是因为骗子害人,而不是想获得好处,鬼神也好,上司也罢,义父都不在乎。”

  刘四掌柜愣了一会,随即笑道:“赵百户实乃非常之人,我这样的小老百姓比不了,该拜神还是得拜神,该驱鬼还是得驱鬼。”

  “义父从不勉强别人,我们兄弟当中也有信神信鬼的。”

  刘四掌柜端起碗,正要再敬,从外面跑进来一个人,看到两人在茶馆里喝酒,先是一愣,随后怒道:“三六哥,你、你……”

  来者是三九弟胡桂大。

  胡桂扬招手,“来,喝一碗,天寒酒热,喝着正好,没什么好菜,有义父的故事就够了。”

  “义父刚刚入棺……你真是……唉,大哥、五哥叫你回去。”

  “回去干嘛?”胡桂扬斜眼问道,酒不醉人,他自己想醉就醉。

  “商量事情啊,大家都在家里,就你在外面喝酒。”

  “不对,还有六位兄弟在外面公干没回来。”

  “他们不知情啊。三六哥,快回家吧,求你了。”胡桂大擅长跑腿,可不擅长劝说。

  胡桂扬将碗中残酒一饮而尽,站起身伸个懒腰,抱起坛子又给自己倒了一碗,“我什么都不计较,发丧、家产分割、谁来主事……商量好了告诉我一声就行,家里那么多人,不缺我一个,回去告诉大哥、五哥,就说我已经醉得人事不知,就说我伤心欲绝,唯有一醉解千愁。”

  胡桂大哭笑不得,只得狠狠瞪一眼刘四掌柜,转身走了。

  胡桂扬坐下继续吃喝,刘四掌柜却醒了几分,劝道:“桂扬老弟,还是回家看看吧,意思一下也好,再说……我这里也不好留你了。”

  “义父在的时候,还得几分自由,如今人不在,反倒束手束脚。好吧,我也不为难你,茶酒记账,过几天来结。”

  “茶记账,酒我请。”刘四掌柜笑道。

  胡桂扬拿起一块腌萝卜,放到嘴里大嚼,走出几步又回来了,双手抱着酒坛,“前面的酒你请,剩下的酒记账。”

  “好好。”刘四掌柜已经后悔了,只想尽快送走“桂扬老弟”,什么都肯答应。

  坛里的酒已经不多,胡桂扬右臂夹着坛子,左手入坛捞着喝,淋淋漓漓,胸前湿了一大片,更像是失态的酒鬼。

  胡桂扬真有几分醉了,走在街上,只觉得天地既广大又逼仄,眼前似有无数条道路,可是绕来绕去,最终都通往同一个地方,而那个地方偏偏令人生厌。

  巷子里不少人还在往赵家瞧望,看见胡桂扬东倒西歪地走来,纷纷避让。

  迎面一位老者走来,老者须发半白,腰背微驼,脖子向上梗着,嘴里缺牙,双唇陷没,两条腿却极为有力,迈得一丝不苟。

  “臭小子,你好……”

  老者话刚说半句,胡桂扬捞出一手酒,送到老者嘴边,笑道:“二叔,咱们爷俩喝一口。”

  老者抬手拨开手掌,怒道:“小王八蛋,还嫌不够丢人吗?跟我走。”

  老者名叫孙龙,是赵瑛最好的朋友,年轻时结为兄弟,年老之后交情不减,经常帮忙管教众义子。

  手里的酒洒了一地,胡桂扬突然哭了,这一整天他都在笑,无论是刚听说义父过世,还是看到兄弟们争权夺势,他都报以微笑,似乎对什么都不在乎,现在却毫无预兆地大哭起来,一把鼻涕一把泪,全然没有成年人的稳重。

  “二叔,今后谁拿鞭子抽我们啊?”

  孙龙鼻子一酸,差点也跟着哭出来,胡子乱颤,骂道:“他娘的小王八羔子,大街上乱哭什么?用不着老赵,我拿大耳刮子抽你。”

  胡桂扬又哭一会,终于停下,脸上脏兮兮的,跟五六岁的孩子一样,又露出一丝不合时宜的微笑,“其实我也没那么想念挨鞭子,就是……就是……酒喝多了吧。”

  孙龙夺过酒坛,想扔在街上,晃了晃,发现里面还有点剩余,于是双手抱着,“走,跟我回家。”

  “我不回,没有义父,赵宅不是家。”

  “去我家,行了吧?”孙龙恨恨地说,带头走在前面,他家就在巷子口,离此不远。

  胡桂扬跟在后面,消停了一会,突然笑道:“二叔,你真像是乌龟成精。”

  要不是怀里抱着酒坛,孙龙真会动手揍这个小子,双手不得闲,只好抬腿踢一脚,“我要是乌龟成精,你们就都是小乌龟……”

  孙宅比赵宅小不少,奴仆更少,一名比孙龙更老的仆人颤颤微微地端来茶水,胡桂扬喝了一大碗,觉得清醒不少,他本来就不是真醉,只是情之所至,露出张狂本性,发泄够了,自然也就冷静下来,坐在椅子上不言不语。

  孙龙觉得差不多了,说:“你义父死得确有几分蹊跷,思来想去,只有你能查清真相。”

  胡桂扬惊讶地抬起头,“大哥、五哥他们都在,为什么非得是我?”

  孙龙也不隐瞒,“老赵养了白眼狼,你那些兄弟不尽可信,只有你,总是不成器,人又懒,前几天一直没到过赵宅,反而比较可信。唉,老赵临终前一天,偏偏提到你的名字,或许……或许他早有预感。”

  “我刚在大街上哭过。”胡桂扬还想脱身事外,一想到将要接手的事情有多麻烦,他就头疼不已。

  “你就是在大街上吐过、拉过,这件事也得交到你手里。”孙龙脖子梗得更高,“这不只是我的主意,你的那些兄弟,还有西厂、东厂都是这么想的。”

  胡桂扬想骂娘,却不知该骂谁的娘。www.bolUOxS.Com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