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国之雄霸天下 章节目录 第6章 抓人

作者:东一方书名:三国之雄霸天下更新时间:2015/06/15 10:31字数:3283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“黄忠,放开我,谁让你抓我的,你吃了豹子胆吗?”

  “黄汉升,你好大的狗胆,以为抱着新任县尉的大腿能猖狂吗?告诉你,王炎担任县尉,不过是县令的安排。王炎迟早要死的,他也就能蹦跶两天。”

  “哎哟……黄忠,你打我?你找死。”

  “啊…我的脸……”

  “黄忠,老子不会放过你。”

  “别打了,别…别……求求你,别打了。”

  争吵声在军营中回荡,黄忠押着周震和余熊,稳步往中军大帐行去。

  片刻工夫,黄忠带着周震、余熊进入营帐。

  其中一人身材偏瘦,略高,鹰钩鼻,嘴唇细薄,透着一股子刻薄劲儿;另一人中等身材,神色憨厚,可是那闪烁的目光,给人一种猥琐卑劣的感觉。

  杨贺低声道:“大人,周震身材瘦高,余熊面相憨厚。”

  王炎点点头,神态俨然。

  黄忠来到大帐的中央,拱手行礼道:“回禀大人,周震、余熊带到。”

  “辛苦了。”

  王炎微微一笑,目光落在周震、余熊身上。

  按照杨贺的描述,这两人就是严宿控制南城县士兵的重要人员。王炎要掌握军中的士兵,先要除掉的,就是这两个人。

  周震噘着嘴,昂着头,神态倨傲,他不等王炎话,率先道:“王炎,你让黄忠抓我和余熊,是要干什么?军营重地,还有没有王法?”

  王炎疑惑道:“抓人?我有让黄忠抓人吗?”

  周震冷声说道:“废话,没看到我被黄忠的人扣着吗?放人,立即放人。否则,后果自负。”

  余熊附和道:“马上道歉,否则军营动荡,你王炎必定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  王炎目光看向黄忠,板着脸,呵斥道:“黄忠,本官有让你去绑人吗?去之前,本官已经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告诉你,让你去‘请人’,你是这么请人的吗?”

  黄忠回答道:“大人,卑职知罪。”

  王炎大袖一拂,说道:“记住这次的教训,如有再犯,决不轻饶。”

  此话一出,周震、余熊脸色一黑。

  什么叫决不轻饶?

  合着,这一次白白被黄忠揍了一顿。

  周震心中怒火难平,大声道:“王炎,你和黄忠合起来演戏,欺人太甚。”

  王炎说道:“你刚刚说什么,我没听清楚,再说一遍。”

  周震重复道:“你和黄忠演戏,欺人太甚。”

  王炎摇了摇头,叹息道:“唉,你们感染了风寒,是小事一桩。我这耳朵时而听得清楚,时而又听不清楚。就像现在,根本听不见你们说话,令人头疼。”

  周震气得双眼黑,这厮的脸皮太厚了。

  这样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事情,竟然能面不改色。

  余熊见硬来行不通,改变策略,微笑道:“王县尉,我和周震是真的感染了风寒。实在是身体不适,请王县尉让我们回去休息。”

  王炎微笑道:“不要急,不要急,之所以让黄忠请你们来营帐中,就是为了治疗你们的病。”

  周震和余熊相视一望,心中都生出不妙的预感。

  他们两人,预感到这次有些麻烦了。

  旋即,就见王炎收起嬉笑怒骂的深情,喝道:“黄忠,马上安排士兵在营中的校场中打上两根木桩,把周震和余熊绑在木桩上,本官要为他们治疗风寒。”

  “诺!”

  黄忠得令,立即吩咐了下去。

  周震急了起来,大吼道:“王炎,放了我,今天的事情就算了。否则,我决不罢休。”

  余熊跟着道:“王炎,莫要得寸进尺。”

  王炎目光扫过周震和余熊,道:“本官见不得人身体不舒服,这一次,本官一定竭尽所能,让你们尽快康复。”

  “走,去校场。”

  不容分说,王炎带着人往校场行去。

  来到校场中,士兵已经打好了木桩。

  王炎嘴角微微上扬,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,朗声吩咐道:“来人,把周震、余熊绑在木桩上。”士兵带着周震和余熊来到木桩下,把两人死死的绑住。

  黄忠低声道:“大人,周震和余熊毕竟是地头蛇,适可而止吧。”

  王炎道:“汉升放心,我自有打算。”

  黄忠闻言,便不再劝说。

  他在其位谋其政,提醒了王炎,已经尽了自己的职责。

  杨贺环顾四周一眼,小声建议道:“大人,校场周围有士兵前来围观,要不要派人把他们撵走。”

  王炎摇头道:“不仅不赶人,还得让他们都进来。”

  杨贺担忧道:“这些士兵中,有很大的一部分是周震、余熊的人。一旦把他们放进来,恐怕会引起骚乱。场面乱了,恐怕掸压不住啊。”

  王炎神色自信,吩咐道:“照做!”

  “诺!”

  杨贺心中轻叹了声,赶忙去传达命令。

  不一会儿功夫,校场周围的士兵都围过来。其中隶属于周震、余熊的士兵见到这一幕,看向王炎的眼神更是不善。这些人交头接耳,甚至握紧了拳头,场面开始变得躁动起来。

  “县尉大人,小的有事禀报。”

  忽然,一名士兵站出来。

  王炎喝道:“说!”

  士兵朗声道:“周大人和余大人奉公守法,素来得到士兵的拥戴。您刚刚上任,就让人绑了两位大人,这是为什么?”

  “对啊,为什么绑了周大人?”

  “余大人爱兵如子,不可能有任何违纪之处。”

  “县尉大人如果是想拿两位大人立威,我们决不答应。”

  ……

  别有居心的士兵吵闹起来,场面愈的不可控制。

  周震被捆绑着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  余熊说道:“周兄,王炎这一次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,看他怎么收场。”

  周震说道:“我们静观其变就好。”

  两人看着情绪激动的士兵,这一刻,心中反而没有丝毫愤怒,只剩下满心的爽快。

  黄忠心中轻叹了口气,刚才他已经劝了王炎,可王炎不听劝,他也没有办法。此刻的王炎,表情依然没有丝毫变化,仿佛任何事情都不能让他的情绪生变化。

  这情形,又让黄忠稍稍心安。

  王炎看着摩拳擦掌的士兵,听着士兵肆无忌惮的话语,眼眸一凝,转身便握住杨贺腰间的钢刀。

  “铿锵!”

  清亮的声音响起,钢刀出鞘。

  清晨的阳光照耀下,亮煌煌的刀身闪烁着冷厉的光芒。

  吵闹的校场,骤然寂静了下来。

  校场中,再没有一点争吵声,许多人更是张大嘴,被吓得一愣一愣的。

  王炎的举动,太突然太骇人了。

  面对众人,王炎的表情变得异常严肃。他身姿挺拔,傲然而立,目光所过之处,一个个士兵竟不敢看王炎的目光,纷纷避开眼神。

  场面彻底静悄悄的,王炎朗声道:“军营重地,肆意吵闹,成何体统。本官做事,自有本官的道理,你们不问青红皂白便聚众闹事,要聚众造反吗?”

  ‘造反’二字,犹如千钧之重,压得在场的士兵不敢再开口。

  这顶帽子,不是谁都敢戴在头上的。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