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明武夫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深夜的敲门声(第一...

作者:特别白书名:大明武夫更新时间:2016/06/29 12:14字数:3142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开始时候,赵振堂和何翠花还训斥几句,可看到自家孩子浑身是汗的疲惫模样,也就不说什么了,每次都单独留一份饭菜热着,等赵进回家再吃。

  不仅仅是回家变晚,随之改变的习惯还有很多,自从那天跟踪的事情之后,赵进就随身带着长矛和短刀,以前他都是把这些放在二叔赵振兴的宅院里,现在则是武器不离手。

  徐州到了三月,总算不那么寒冷,晚上的炕也不用烧的太热,白天疲惫,晚上没了燥热,赵进睡得很沉很舒服。

  已经是三月十二,差不多快一个月没有见到木淑兰了,如果三月十五还没见到,自己就该去打听下,不知不觉间,小姑娘已经成了赵进生活中的一部分,在这个念头下,赵进缓缓入睡。

  不知道是夜里什么时候,赵进被外面的敲门声惊醒,四下安静,窗外一片漆黑,咚咚的敲门声格外刺耳。

  赵进清醒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摸出了枕头下的刀,外面敲门声越来越急,周围的狗都跟着大声叫起来,赵进手忙脚乱的穿上衣服,拿着刀走出屋子。

  出了屋子却看到一个人影,吓得向后一缩,这才看出来是自己父亲,赵振堂手中已经拎着刀。

  “你出来干什么,回去!”赵振堂呵斥说道。

  赵进摇摇头,低声说道:“我也能帮上忙。”

  赵振堂愣了愣,压低声音说道:“应该没什么事,你跟在我后面,一切小心。”

  半夜突然有人砸门,而且没有什么喊叫,的确蹊跷,徐州城现在越来越不太平,夜里家里被贼人冲入,杀人越货的大案不是一起两起,而且赵家在徐州城内没什么亲戚,根本没什么人上门。

  父子两个小心翼翼的打开屋门,拎着刀走了出去,赵进发现自己父母对这件事都很镇定,母亲一直很镇定的没出来。

  到了院子里,赵进把刀插回腰间,伸手拿起了那根长矛,天气暖了点,家里养的那只猴子又从屋子里移到了外面,这猢狲居然也很安静,看着赵家父子出来,才小声叫了出来。

  敲门声依旧在响,四下的狗在狂叫,赵进突然注意到,砸门的力气不太大,如果不是在夜里,这声音其实也不怎么响,相邻的院子里已经有了动静,赵家的那户下人也已经起来,被叫做赵三的那个男人手里拎着棍子也走了出来。

  月光颇为明亮,三个男丁聚在一起,手里又有兵器,赵振堂彼此招呼了声,小心翼翼的走到门后,沉声问了句:“谁?”

  “赵叔叔,是我,我是小兰,快让我进去!”院子里的三个人都是愕然,他们这么严阵以待,没曾想外面居然是木淑兰。

  快一个月没见的女孩,居然在深夜时分来到赵家,这事情里里外外透着诡异。

  赵振堂没有放下刀,回头让那赵三过来卸掉门闩,赵进本来急着去开门,看到自己父亲这么小心,他也不敢放松。

  院门大开,外面只有木淑兰一个人,尽管月光下看得很模糊,但还是能看到女孩穿的很单薄,满脸惊骇的表情。

  木淑兰跌跌撞撞的跑进来,女孩第一眼就看到了赵进,朝着他跑过去,赵进慌忙把长矛放在一边,还没说话,女孩已经冲到他怀里哭起来,而且木淑兰整个身体都失去控制的向下滑,赵进只有抱紧才能不让她跌倒。

  “关门,喊你婆娘起来生火。”赵振堂走出院门左右看了看,回来后沉声说道。

  屋子里也听到了木淑兰的声音,何翠花放心的点亮灯火,刚安抚两句,赵进就发现木淑兰是穿着单衣,连忙把身上的棉袄脱下给对方穿上,让小姑娘赶快进屋。

  深夜寒冷,木淑兰穿着单衣跑过来,可是遭了不少罪,进屋在灯下才看出来,女孩脸色被冻得发青,浑身颤抖不停,何翠花心疼的拿了几件衣服给小姑娘裹上,让赵三的婆娘去生火烧水。

  但木淑兰现在的状态更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事情,被吓得濒临崩溃,何翠花和赵振堂对视一眼,柔声询问说道:“小兰,在婶子这里不要怕,你怎么了?”

  何翠花问了一句,木淑兰没有回答,何翠花把女孩搂在了怀里,放低了声音又说道:“小兰,别怕,告诉婶子出什么事了。”

  女孩身体的颤抖一下子停了,脸色却变得煞白,结结巴巴的说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,到最后才“哇”的一声哭出来,泣不成声的说道:“我爹,我爹被人杀了。”

  那个木先生死了?还是被人杀的?赵进清楚记得那个木先生被众人环绕,气派十足的模样,不说别的,接送女孩的那几个汉子都有武技在身,能有这么多人可用,居然被人杀了?

  赵进脑海里念头转过,他也注意到自己父母听到这个消息后同样一幅被震撼的神情。

  人情绪绷紧,往往容易走极端,但哭出来了就没有大碍,那边赵三的婆娘热了碗汤送过来,小姑娘喝了口总算能连续说话了。

  木淑兰回到家中之后,她父亲木先生就不让她出门了,说外面有风险,什么时候安全了,什么时候能出去。

  木先生给木淑兰安排了一个单独的宅院居住,虽然是单独的宅院,但屋子却和木先生居住的那间紧紧相邻,墙壁之前还有些设计,木先生的屋子发出什么声音这边都能清晰听到。

  住进这宅院之后,木先生跟女孩约定几件事,没得到他的允许,不能离开这个宅院,吃穿用度都有外人传递,睡觉的时候要穿外衣。

  让木淑兰奇怪的是,自己父亲还和他说,睡觉什么的要警醒些,万一发现不对,就立刻跑出门去,什么都不要管,跑到赵家这边求救。

  听到这话,木淑兰已经有些害怕,不过她不是不知轻重的任性大小姐,看自己父亲如此郑重,当即老老实实的答应下来。

  小姑娘惊魂未定,在那里说得颠三倒四,赵家三口都是满脸严肃的听着。

  之前木淑兰跑到赵家居住,就是因为家里总是有人争吵,这次在家居住,吵闹的声音却一天比一天更大,而且白天还算安静,只有晚上吵的厉害。

  ”.。。原来我家每天总有不少客人和叔伯上门,可越来越冷清,只有晚上吵架的厉害,这几天都是我爹亲自来送饭..”

  难不成木家真的是江湖帮会?赵进满心疑惑。

  这两天已经没有人过来吵架了,木淑兰晚上总算睡得安生一点,今晚听着自己父亲那边也没有人过来,只是半夜听到那边屋门响动

  然后木淑兰就听到那边有人和自己父亲交谈,和前几天说说就吵起来不同,这次两个人都很冷静,听着听着,木淑兰都快要睡着了。

  “..就在这时候,那边传来我爹的惨叫,我.。。我知道我爹很能忍痛的,他喊这么大声,一定是给我听的..”

  接下来的事情赵家人都知道了,就是小女孩一路跑来了赵家。

  说完之后,木淑兰整个人脱力一样,只是在那里哭,何翠花在那里不住的安慰,赵振堂来回走了几步,皱着眉头自言自语说道:“木盛然也会死,这是要弄什么?”

  赵振堂停下脚步,开口说道:“小进,拿上你的兵器,跟我出去一趟。”

  “当家的,这么晚你出去?”何翠花立刻抬头说道。

  赵振堂一边拿起手边的鬼头刀,一边沉声说道:“那边要是有人跟过来,早就冲进来了,你们关好门把灯吹熄了,我不叫门不要开。”

  何翠花脸色顿时沉了下来,没好气的埋怨说道:“谁说这个了,这些事咱们乱掺和要招祸的。”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