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明武夫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还用咱家操心

作者:特别白书名:大明武夫更新时间:2016/06/29 12:14字数:2947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赵进听得心烦,手中长矛一翻,回头狠狠的抽在一个人的肩膀上,惨叫了声,总算安静了。

  一帮人走出货场没多远,却看到两个年轻的汉子和一个婆姨朝着这边走来,这三个人大家都见过好多次,是来接木淑兰的。

  突然被人盯上,跟着自己已经不太安全,倒是木先生那边人手多,势力大,应该能护得周全。

  木淑兰家里到底做什么的,赵进到现在还没弄清,拿出来问爹娘,爹娘直接让他别乱打听,和朋友同伴又不太方便问出这句话,结果一块相处了这么久,居然糊里糊涂的。

  “你先回去,把今天的事情记得和你爹讲。”赵进嘱咐了一句,木淑兰乖巧的点点头,跑向接自己的人。

  小姑娘刚走,王兆靖赶上赵进,低声说道:“云山寺势力不小,送到衙门里恐怕没什么用。”

  “光天化rì的,我们也做不了什么,我爹和陈昇他爹都在里面当差,送进去他们就会出头警告。”赵进沉声回答说道。

  王兆靖点点头,笑着说了句“赵兄想的周全。”

  “便宜这两个鸟人了!”陈昇也听到他们的对话,恨恨的骂了句。

  王兆靖相比于大多数同龄人来说,想事情要周全许多,赵进能想到的他也想到了。

  这两个人一路跟踪,但耍赖说恰好同路也不是不行,而且远远跟着,始终没什么接触,没有什么证据定罪,想要用强,云山寺在徐州的势力太大,根本没办法硬碰,只能是送到衙门里给个教训,长辈们也会传话过去,这件事就算了结。

  虽然不怎么解气,可也只能做到这个程度。

  平民百姓都怕见官,平时连衙门都绕着走,赵进和陈昇他们则是熟门熟路,连门前闲坐的差役都认得他们。

  “刘叔,这两个人想要拐卖小孩子,被我们抓住,麻烦刘叔先收到牢里去。”

  被称作刘叔的那个汉子身边有三个帮手,赵进他们来的时候正在闲聊,听到赵进说话后,安排那三个帮手把人带进去,笑着说道:“小进你也开始抓人,这不是抢你刘叔的活干吗?”

  “到时候让我爹请刘叔你喝酒!”赵进笑着回答,回头让其他人在外面等下,然后和陈昇一起进了衙门。

  门前那姓刘的差役可是领朝廷饷银的在编捕快,和赵进的父亲地位差不多,赵进知道对方之所以这么给面子,一是看在赵振堂的面子上,二来则是陈昇父亲陈武的面子,算起来可能陈昇起的作用还要更大。

  毕竟陈昇的父亲陈武是徐州的总捕头,管着捕役和快手,算上那些不在编的帮手,足足几百号人。

  知州衙门占地不小,但破旧异常,修衙不详,历代官吏都任由它破烂下去,赵进和陈昇直接走进前面的捕房。

  捕房面积不小,里面十几名捕快正在喝茶聊天,悠闲热闹,看到赵进和陈昇进来都笑着招呼,赵进两个人也一路喊着叔叔伯伯走进去。

  赵振堂大马金刀的坐在一边,边上围着两个人,能在这里的都是领朝廷饷银的在编差役,不过赵振堂有刽子手的差事,整rì里杀人,做人做事又四海义气,所以地位比其他人略高,大家都奉承着聊,当然,地位最高的还是陈武,那边七八人围着。

  看到自己儿子,赵振堂一愣,开口问道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  “.。。今早就有人盯着咱家,今天中午被我抓了,问出来是云山行的伙计,他们盯着小兰,可能打什么坏主意..”赵进简单说明,边说边瞥了眼陈昇那边,那边也在说着同样的事。

  听到“云山行”三个字,赵振堂的眉头皱起来,沉吟了下说道:“那边一张片子递过来,知州太爷都要给面子,何况你们也没什么证据,追究不了。”

  说完难处,赵振堂顿了顿,又开口问道:“你想什么办?”

  赵进的思路清晰,做事很有办法,有时候大人都没他想得周全,加上赵振兴临终前嘱咐他们多问问赵进,赵振堂知道自己弟弟是个稳重人,不会乱说乱讲,所以他主动征询自己儿子的意见。

  “爹,追究是没办法追究,不过把这两个跑腿的打一顿,云山行的人肯定会来赎人,这两个跑腿的回去,也会让云山行的人知道分寸。”赵进说的很清楚。

  云山行的势力虽然大,但也未必会为一个小姑娘和衙门里的差役撕破脸,这边警告下,想来那边也就知道收手。

  赵振堂又想了想,突然笑着说道:“其实也不用咱们操心,小兰家里可不是好惹的,不过该管还是要管,我去找陈头说说。”

  说完之后,赵振堂站起来朝着陈武那边走去,没说几句话,赵振堂就转身回来,对赵进说道:“就按照你说的办,先回去练武。”

  赵进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,就和陈昇一起离开,出衙门的时候陈昇还在气呼呼的说道:“我跟我爹说下狱动大刑,我爹还不愿意。”

  晚饭时分,赵振堂和赵进说了下午衙门里发生的事情,那两个盯梢的人直接被打了四十大板,然后才报到知州那边,和赵进预料的一样,云山行那边很快就派人具保,把那两个伙计带了出去。

  经过这么一折腾,想来那边也知道木淑兰不是那么好碰的,会收敛许多。

  听到木淑兰被人盯上,何翠花也很紧张担心,赵振堂却笑着说道:“你这就是瞎操心,你不想想木淑兰她爹那边会善罢甘休吗?还不如替云山行那帮不长眼的想想。”

  何翠花一愣,也露出恍然大悟的笑容,赵进正好抓住这个机会问道:“爹,小兰家里到底干什么的?”

  “不要打听这个,也不要和他家沾边,要不是小兰那姑娘从小在咱们家眼前长大,她你都要少来往。”和前面几次一样,赵振堂根本不想回答。

  “听你爹的没错。”何翠花难得在这样的事情上附和赵振堂,这让赵进更加糊涂,不过他知趣的没有再问。

  晚上睡到半夜,赵进隐约听到远处有喧闹声音,不过折腾一天太累,听着不是自家的事情,直接又睡了。

  第二天早晨照旧跑步,吃完早饭出门,去往二叔的院子那边练武,才练了半个时辰不到,外面就有人拍门,赵进拎着长矛过去开门,门外却是陈昇,白胖的脸上全是兴奋,故作神秘的对赵进说道:“赵进,昨晚云山行的院子被人烧了,据说库房的货物烧了一半,铺面也烧的不像样子,好在发现得早,没烧死人。”

  赵进听得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怪不得自己父亲那么说,看来木淑兰家里真不简单,就算是云山寺的势力他们也敢去放火报复。

  “报应,活该,让他们盯着小兰,怪不得我爹说他们要遭报应。”陈昇兴冲冲的说道。

  看起来木家的背景大人们都知道,只是不想让下一代了解,这样的神秘更让赵进感兴趣了。

  陈昇手里拎着长刀站在院子里四下打量,满脸羡慕的说道:“你居然有个安静练武的地方,我家那边人来人往的太折腾,我爷爷总让我一个人练武去,说在家折腾煞气太重,当初还是他教我的。”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