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明武夫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风华生事端

作者:特别白书名:大明武夫更新时间:2016/06/29 12:14字数:3046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那年木淑兰在赵家住了几个月,他父亲木先生回来之后举止气派就和大人物差不多了,以往小姑娘在徐州这边的亲属只听说他父亲一个,从那次之后却有许多叔伯之类的过来。

  赵进和木淑兰也算某种意义上的青梅竹马,两个人太熟了,赵进自顾自的继续练武,小姑娘坐在一边说话。

  “吵架有什么可怕的?”赵进随口问了句。

  “那些叔伯和疯子一样,平时就疯颠颠的,有时候看着跟妖怪似的。”小姑娘夸张的描述说道。

  赵进忍不住笑了,心想木淑兰说到底还是个十二岁的女孩。

  只有苦练才能分散思念,赵进下午练的格外专注,因为每次都是大汗淋漓,赵进在这边放着几套换洗的衣服,换好衣服之后带着木淑兰回家,看小姑娘的意思,居然不是躲一会,而是躲几天。

  木淑兰在赵家吃住已经习惯了,赵进也觉得平常,两个人和往常一样回家,出门的时候,两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从前赵振兴会出来送他们,一时间气氛有点沉闷。

 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,走过那条全是倒闭商铺的街道,那里依旧冷冷清清,但远远的却能看见十几个人站在一家门面前面。

  那家门面赵进有印象,就是看到和尚拿民女抵债的那家,就在看到那件事的第二年,那家掌柜在某天夜里带着全家跑了,据说云山寺还派人去追,也不知道追上没有。

  那门前是十几个人围着一个,天色还很亮,赵进看的很清楚,那中心人物赫然就是如难和尚。

  和几年前相比,这如难和尚富态了不少,身上的僧袍居然是精工刺绣的青色绸缎制成,这一身打扮,就连城内很多的士绅都比不上。

  围着这位大和尚的十几个人僧俗皆有,脸上都有讨好谄媚的笑容,远远看着就知道在巴结那如难。

  徐州城说大不大,不过这如难和尚赵进是第二次见,明显能看出来,这位大和尚已经不比当rì了。

  “大师高见,这店铺简单整修就可以做库房用,真是变废为宝,点石成金啊!”

  “这条街上的铺面荒废了不少,不用花什么银钱就可以收下来,到时候打通了,可是好大一片地方,大师妙计,真是妙计!”

  “今晚梅花阁已经预备好了酒宴,徐州城虽然破败,可那里就连海州和扬州的客商过来都觉得不错,大师一定要赏光啊!”

  一帮人围着奉承,赵进领着木淑兰要经过这里,本想着靠路边过去,没曾想惊动了这些人的坐骑,一匹马嘶鸣几声。

  本来赵进两人走的安静,这些全神贯注拍马奉承的人没注意到他们,但街道冷清,马匹嘶鸣,这帮人都是回过头,正好看到赵进他们两个。

  路人相逢,回头瞥一眼也就是了,那帮人看了眼就转过头,没曾想发现如难和尚却没转回来,而且双眼发光的样子,大家纷纷顺着看过去,发现如难和尚盯着的就是那对少年男女,准确的说,盯着那个少女。

  的确是个美人,或者说是个美人胚子,不过看着年纪不大,才十一二岁的模样。

  木淑兰也感觉到这些人的目光,小姑娘紧张的往前走几步,借着赵进的身体阻挡一下。

  赵进皱眉回头看了眼,光天化rì这些人也不敢干什么,而且看赵进和木淑兰的服饰和气色,就知道是好人家的子女,有背景身家的,这样的人物谁也不会乱招惹。

  倒是那十几个人里有人自以为摸到诀窍,低声吩咐身边的人:“快去梅花阁安排,让他们换几个年纪小的来伺候。”

  很快就拐进前面的路口,木淑兰很不高兴,皱着眉头说道:“下流恶心。”两人都下意识的加快脚步。

  “我爹说云山寺那些人碰不得。”小姑娘边走边说。

  连这木先生的都知道云山寺不好惹,这几年赵进也对这云山寺有所了解,知道这寺庙是徐州城的大土豪,光田地就有三千顷,本来赵进还以为一顷不过十五亩,结果闹了个笑话,原来明制这一顷是一百亩,足足三十万亩!

  有了田地,自然就有人丁,按照大家的说法,云山寺随时能拉出五百僧兵,如果能把各处下院和田庄的人手算进去,三千民壮总是有的。

  算起来,徐州官府收到的田赋未必有这云山寺多,徐州知州衙门的捕快差役没有这云山寺的人多,实力对比之下,云山寺自然横行。

  而且按照大家的说法,徐州这边好地不多,云山寺依靠的还不仅仅是这几十万亩土地和几千人丁,它别的进项更是不少,有钱有人,又有不少官员和云山寺来往密切,所以实力惊人。

  何翠花这些天也是累坏了,好在家里已经有下人帮忙,不用她自己操劳,看到赵进和木淑兰过来,笑着叫过去聊天,小姑娘倒也不见外,笑嘻嘻的说自己晚上要住在这边,何翠花顺带着埋怨赵进几句:“看完了杀头也不说回家报个信,还得我担心好久,派人去问才放心。”

  几年前赵进被吓昏的事情已经在何翠花心里留下阴影,今天赵进出门后她就提心吊胆的。

  如今家里有了仆役,宅院里房子也多,腾出个房间也简单,很快就给预备好了,小姑娘那里呆的很自在,不过赵进却敏锐的感觉到,自己娘亲和木淑兰之间不如从前那么亲切了。

  晚饭时候赵振堂回来,见到赵进之后他没有说什么,只是上前拍了拍肩膀,赵进顿时精神一振,他知道自己父亲不怎么会开口夸人,这拍肩膀已经算是嘉奖了,应该是对自己在刑场上的表现很满意。

  大家坐下吃饭的时候,赵振堂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递给何翠花,生分归生分,赵进的父母还是把木淑兰当成自家人看待,很多事都不避讳,赵振堂杀头收的好处银子都回来给何翠花,木淑兰看了不知道多少次。

  这次何翠花却吃了一惊,不能置信的说道:“这差不多要有二十两了吧,这么多?”

  连赵进都惊了下,赵振堂出一趟红差,除了官府常例的小钱之外,苦主和犯人亲属都会给钱,但最多也就三两上下,那还是因为苦大仇深,苦主出银子说多砍几刀,结果赵振堂连砍十一刀,那犯人惨嚎的声音几条街外都听得到。

  可今天赵振堂干脆利索的一刀,居然也能赚到这么多,那凶徒应该没什么亲人才对。

  “多还不好,快收起来。”赵振堂不耐烦的说了句,随即纳闷的说道:“我也糊涂,给银子那人说监斩官一喊,就让我把人头砍下来,这不就是正常要做的吗?真是不明白?”

  想到那死刑凶徒临死前平静冰冷的眼神,赵进心里大跳了下,心想自己虽然不怕,可总想这个,晚上恐怕要做噩梦。

  这个时代的徐州二月寒冷异常,早起晨跑,感觉不到丝毫的春意,不过赵进已经习惯了,他现在起的很早,因为跑的距离越来越长,赵进已经能感觉到长跑的好处,身体越来越协调,动作越来越稳定。

  因为二叔的白事,赵进已经十几天没有晨跑,才跑了一圈赵进就觉得不对,他起来的早,这附近根本就没什么人活动,在他跑到第五圈前后的时候,周围那些富贵人家门房才出来打扫。

  而今天早晨出来就看到两个人,那两个人二十多岁年纪,一身厚棉衣裹着,但还是一副被冻到的样子,满脸憔悴,双眼血丝,看到赵进出门后,脚步匆匆的走远了。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