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明武夫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光阴似箭(3)

作者:特别白书名:大明武夫更新时间:2016/06/29 12:13字数:3104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这陈二狗混的好了,也知道感恩,知道没有赵进就没有他的今天,所以每逢年节都去赵家门外磕头问好。

  大家心里也明白,这混混想借着感恩的由头来和赵家搭上关系,不过能有这份心总算不错。

  借着这层关系,赵进把一直很想混江湖的刘勇安排了过去,刘勇平时就在城南,对这些江湖人的生活眼馋的很,这次有这个机会,高兴的差点给赵进磕头。

  刘勇当然也明白自己要混起来的关键在谁身上,所以每天做事勤谨,还要跑过来比武。

  说起几个人的实力,石满强依旧强壮,而且在铁匠铺的帮工更加强了他的力气,配合上简单的套路后就连赵进都要费点力气才能赢下来,吉香则越来越矫健灵活,吉香比石满强悟性要好很多,而且比较外向,经常和赵进他们请教,也一直没有落下。

  时间推移,刘勇的实力渐渐追不上大家,不过他也有自己的长处,那就是足够狠,越来越敢拼,人无后路,有的人会消沉,有的人则是会变狠。

  进步最快的就是董冰峰了,他半年之后面对陈昇、王兆靖的时候就不落下风,也会给赵进造成不少的麻烦。

  到底是武家子弟,从小打熬身体,后来走上正路后进境就变得很快,开始那两个董家养的亲兵还跟着过来,后来就放心让董冰峰一个人来打了。

  一般不怎么过问赵进比武的赵振堂,却难得的叮嘱一次:“输谁都可以,就不能输给董家那小子。”

  赵进很快就知道了原因“董吉科在卫所里瞧不起这个瞧不起那个,他儿子可不如我儿子”,当年事现在还流传下来了。

  货场上当初参加比武的少年足有一百多个,后来不断有新人加入,又有旧人退出,真正始终不变的也就是这八个,算上陈宏和木淑兰是十个。

  其余的少年们或者跟着家里搬到了其他地方,或者是去为了生计忙碌,也有人得病或者因为别的什么死掉了,当初听到死讯的时候,赵进还很震撼,后来听到的多了,才发现这样的事情其实很平常,有人被木刺扎破了手,破伤风死掉,有人喝了凉水,坏了肚子死掉,也有人家里欠了债,被卖出去还债,还有人被拐子拐卖,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。

  这种结果让赵进感觉很失望,他聚齐这些人,每天还要花费,结果到后来却只剩下了十个不到。

  不过除了交了十个朋友之外,赵进他们几个在徐州城内城外的名声非常响亮,每天比武,不断有争强好胜的少年加入,但如果摸牌子的几率足够好,让赵进他们几个没有提前相遇的话,最后的八强、四强和决赛和第一名总是他们几个。

  比试的时间长了,赵进也不能做到常胜不败,但靠着自己的勇猛和认真,也保持住了七成左右的胜率。

  “徐州少年第一人”,已经有不少人开始这么说赵进。

  倒不是说赵进真的如何精彩绝艳,徐州城中他的同龄人有多少,穷苦人家的孩子不可能有太好的身体条件,又没有钱和背景请武人传授,而且文贵武贱,富贵人家的孩子学文的多,赵进他们在这货场比武的过程中彼此磨砺,不敢有一点的放松,自然而然比其他人强了。

  这个比武的圈子有各家的长辈庇护,不提王兆靖的父亲,赵进和陈昇的家庭在徐州城大部分地方也可以横行,所以没什么人敢过来打搅,也没有年龄大的孩子或者泼皮混混的过来捣乱,就这么一直维持存在。

  实际上,这比武在第三年的时候,就已经成为赵进他们那个小圈子的内部争斗,之所以还有少年不断参加,是因为进入还有希望进入八强,另外看这几个强手精彩的较量可比看戏要有意思,另外,看看“金童玉女”也是好的,因为有这么多吸引人的东西,货场周围经常有chéng rén出现,甚至有泼皮在这里开盘下注,不过这番摊摆到第二天,就被程铜头的人过来砸了。

  看这个的确比看戏精彩,武戏不过蹦蹦跳跳,这里可是真刀真枪的较量,武戏穿着戏服,这里动用器械比武的时候同样穿着盔甲。

  随着赵进这些人的力量越来越大,原来用竹片编的护具已经不能够提供足够的防御,护具被损坏的很快,大家开始在挂在竹甲护具的皮革和木板上做文章,到最后一劳永逸的用了钢铁。

  这个设计给石满强家里的铁匠铺子带来了生意,竹甲的框架改为钢铁,然后覆盖上整块的铁板,外面看起来虽然粗糙,但防御力却好了很多,出来粗糙的原型后,很快就有人用皮革将外表装饰起来。

  至于那篾匠的生意也一直很兴盛,他是徐州城内编竹甲护具最好的,而且知道很多式样,就算不让孩子学武的家庭都会买一套回家,男孩好武,穿着总是很高兴,居然还有海州、扬州那边的来采买贩卖。

  徐州城的大部分生意人和手艺人都没有篾匠这么好的运气,有的去往别处谋生,有的家破人亡。

  相比于徐州城的逐渐凋敝,赵家的rì子却一天比一天好,民生凋敝后,作jiān犯科的人就多起来,要砍的脑袋也多起来,赵振堂靠着砍头就赚了不少,而且赵进还注意到,每月父亲交给母亲的常例越来越多,又一次赵振堂酒意上头,多说了两句:“世道不好,台面下的生意却不少。”

  见不得光的生意多起来,衙门收到的孝敬当然不少,陈家和赵家一样,甚至rì子还要更好。

  赵振堂手里现银多起来,也放出去借贷生息,家里买了一对逃荒而来的夫妇做下人,何翠花也渐渐清闲不少。

  徐州城rì渐破败,无人愿意来这边,导致知州只能留任一届,这和赵进没什么关系,不过在赵进十四岁的时候,城外黄河泛滥,洪水入城,把赵进吓了一跳,本来觉得黄河泛滥距离自己很遥远,可这次却意识到原来水灾就在自己身边。

  因为这次水灾,赵进总算意识到徐州城为什么北富南穷,因为北边地势高,有水灾的话北边受害较小,自家门前薄薄一层水,可偏南的城西货场那边已经淹掉了。

  徐州城外的黄河,五年小泛滥,十年大水灾,从前因为徐州是运河南北枢纽,泛滥后也很快可以恢复元气,但现在不行了。

  大水退去,城南那边不少土坯房子塌了,市面上多了不少流民乞丐,眼看着又凋敝几分。

  赵振兴所看守的那个店铺东家在万历四十一年的冬天来过一次,用十两银子的价钱把整个店铺半卖半送的给了赵振兴。

  徐州凋敝,赵家兴旺,赵振兴好像和这些事情没什么关系,他沉默的守在那家店铺的后院,现在那里已经成了他的家,不过这店铺还是老样子,几次赵振堂提议翻修都被他拒绝。

  每天赵振兴的生活才是真正两点一线,传授赵进武艺,接送赵进,只有偶尔几次带着赵进去城外。

  赵振兴越来越差,夏天时候还好,冬天呆在屋里需要休息的时间越来越长,咳嗽见血已经成了常例,赵振堂买的那一对夫妇更多时候都是在这边伺候。

  不过,赵振兴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投在赵进身上,两年过后,赵进对套路已经完全掌握,剩下的只是熟悉和实战经验,赵振兴开始和赵进对战,每天给赵进讲述他曾遇到的战例。

  冬天不能在外面的时候,赵振兴就坐在屋子的门口,身前身后摆着火炉,一边盯着赵进训练,一边讲述。

  聊的越多,赵进了解的就越多,他发现自己这个叔父经历很丰富,居然参加过两次大战,一次是援朝平倭,一次在西南征播州杨应龙,而且还在九边和鞑虏打过。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