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明武夫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小玩意

作者:特别白书名:大明武夫更新时间:2016/06/29 12:13字数:3019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城内几个能玩的地方都是又脏又乱,还有些泼皮混混在那里面琢磨坏事,也有些大孩子独霸一方,但这里却很安全,每天又有精彩的比武可以看,身强力壮的还可以下场打一打,如果能拿个名次,在朋友伙伴里面的地位马上就不同了。

  虽说四强很难进,但进八强还是有不少人进过,他们都成了小团体里说一不二的头目,有一个因为摸牌子运气好,侥幸进入四强,现在在他们那边横着走了,大把的少年佩服。

  等点心拿完,少年们恢复成三三俩俩各自扎堆的状态。

  少年们也是有圈子的,赵进、陈昇、还有石满强、孙大雷一干人算是最核心的圈子,王兆靖虽然新来,却也自高身份,只和他们在一起呆着。

  昨天和王兆靖闲谈,知道了很多官场上的知识,赵进觉得收获很大,今天想着再聊聊,他刚想坐到石头上,却觉得大腿上一阵抽痛,顿时控制不住平衡,重重坐在石头上,屁股又是生疼。

  王兆靖击中他的力量并没有那么大,但赵进的加速冲击却让对方的攻击效果增强了许多,刚才和陈昇比斗,招呼大家吃点心,还没有注意到这伤势,现在反应过来了。

  坐在另一边的王兆靖好不了多少,脸色始终是白的,手捂在胸口那里一直没有放下,他和赵进对视一眼,都忍不住苦笑起来,赵进呲牙咧嘴的又站起来,开口说道:“王兄弟回去找人看看,我也回去看看,别拖累成旧伤,你们几个也一样。”

  王兆靖站了下居然没站起来,还是吉香上去搀扶,赵进这边也站不稳,石满强过来扶了一把才好。

  谁也没想到会疼成这个样子,大家也没心思闲谈,吉香送王兆靖,石满强和陈昇送赵进,,那对中年男女又来接了木淑兰离开,各自回家散了。

  来到练武的地方后,疼痛已经缓解不少,练武还是照常,可拿过木杆做了一次刺杀动作后,单腿蹬地发力,又是剧痛,赵振兴觉得不对,上前一问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  “别逞强,你们每天厮打比较,受伤就要快治。”赵振兴教训了句,就让赵进跟着他进屋,让赵进脱了裤子,看到伤处之后,赵振兴的眉头皱起来说道:“怎么打的这么狠。”

  赵进这才注意到,被击中的地方已经青紫一片,赵振兴说完后就后拿出药油来给他按摩。

  久病成医估计就是这种,赵振兴练武这么久,对外伤很了解,手里也备着些常见的药物。

  抹上药油,推拿按摩,青紫处的疼痛渐渐消失,赵振兴让赵进收拾好,站起来走了几步,完全正常,不过赵振兴皱眉说道:“要小心,没想到你们的厮打居然能打出这样的伤势,万一打错了地方很容易出事。”

  赵进连忙答应,跟着赵振兴走到院子里,他犹豫了下开口说道:“二叔,我们在那里整天打,我和陈昇还有几个人的力气都不小,下手也没分寸,的确容易出事,我想了个法子,能够护住身体,又能够放开手脚去打。”

  赵振兴惊讶的看了他一眼,好奇的问道:“什么法子,难道你想弄身棉甲来,那东西耗费大,而且要专门的匠人打造。”

  “棉甲是什么?”赵进愣愣的问道,他的确不知道这个。

  棉甲是用棉花捶打成硬实的棉片,层层叠叠,里面还要夹上铁片,外面按照棉袄的样式缝制,这样的甲胄称之为棉甲,算是大明官兵的制式装备。

  赵振兴很耐心的解释了句,不过最后又补充道:“估计除了各位将主的亲兵家丁,其他人的棉甲就是纯粹的棉袄了,很多人甚至连这棉袄都是破的。”

  相处了这么多天,赵进能感觉出来,自己叔父对大明的武备很瞧不起,言语间带着不少怨气,但现在要说的话题不是这个,赵进开口说道:“二叔,你这有纸笔吗?”

  话一出口赵进立刻感觉不对,自己这些rì子从没在人前写过东西,甚至很多人还以为他不认字,问这个话不是自找麻烦,一时没注意习惯性的说出来了。

  赵进连忙干笑着说道:“要纸笔干什么,我真是糊涂了,二叔,我想做这么一个东西。”

  当下蹲在地上,拿着一块石头画起来,边画边解释,赵振兴回头看了看店铺的后门,什么话都没说,不过很快就被赵进画的东西吸引住了。

  赵进想法很简单,他想做出一套护具来,用竹片编一套罩甲,然后在要害的地方垫上皮革和木板,其实就是一套开着窟窿的竹筐,然后在各个位置上贴上皮革和木板,护胸、护腿和护肩都要加垫,然后还有竹编的头盔,赵进打算弄个铁片作为面具。

  “你是怎么想出来的?”赵振兴满脸惊愕的问道。

  “我就想着怎么方便护住身体,然后容易做,货场那边有个篾匠,我天天在那里走过去..”赵进把自己的理由说出。

  那个篾匠的确有,这套理由也勉强说得通,不过赵进能想起来这个却是住院期间看到的一幅图,说是战士带着棒球护具进行刺杀训练,这套护具基本上将要害全部防护住,而且竹木比较容易取得,几个部分用绳子就可以绑在一起。

  赵振兴蹲在那里看着赵进画的护具,沉默了会才出声说道:“你这套东西,上阵厮杀可要比那劳什子棉甲好用多了,虽说也防不住刀砍枪刺,弓箭火铳。”

  听了这个赵进干笑着说道:“二叔开我玩笑,这不就是什么都防不住吗?”

  “沙场上真刀真枪拼死的也不少,也有人不小心被擦到割到有个伤口,然后整个人就废掉了,有了这套东西,最起码不用担心这个。”赵振兴随口解释说道。

  因为住院的时间不短,赵进对医疗方面的知识也有点,却立刻理解了赵振兴的话。

  在战场上的非致命伤,出现伤口得不到救治,往往会因为感染造成死亡,这个时代的消炎措施基本不存在,如果这套护具能应用在战场上,会大量减少这方面的死伤。

  “你画的倒真好.。。我总算想起来了,这套东西不就是倭寇身上穿着的甲胄,他们叫竹甲什么的,你爹和你讲的吗?”赵振兴几句话都没什么联系,赵进懵懂的摇摇头。

  赵振兴没有继续问下去,只是站起笑着说道:“你腿上受伤,今天下午就不练了,我领你去做这套盔甲。”

  跟着赵振兴出门的时候,赵进想了想,决定把这护具相关的东西记录下来,应该会很有用。

  到了篾匠那边,赵进把要的东西描述了下,篾匠尽管惊讶,可因为是大人领着过来的,还是照做。

  而且这套护具不难,打出框架来,没必要用很精细的篾条编制,就用裁开的竹片穿插编制,棍棒戳不进去,打上去能被弹起来,这个效果就已经足够。

  篾匠这里的生意很冷清,这套护具要了一百五十文钱,赵振兴很干脆的答应下来,篾匠兴冲冲的就开始制作,赵进能感觉出来,这一百五十文钱的价钱高了。

  价钱合适,材料凑手,其实对篾匠来说,这套护具充其量就是一套复杂的竹筐,一个时辰没到把大概做出来了,还给赵进提了几个意见,比如说除了皮革之外,里面最好衬一层粗布,这样不会磨坏衣服。

  看这篾匠做的认真,索性一事不烦二主,赵振兴又加了五十文,让他把嵌在竹甲护具上的皮革和木板一块弄好。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