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明武夫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来自徐州卫的新人

作者:特别白书名:大明武夫更新时间:2016/06/29 12:13字数:2824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实际上,货场上的其他人胆子也没那么小,赵进他们十几个少年在围坐聊天的时候,已经有三三俩俩的人回来,其实那五个泼皮自抽的时候,也有不少人看到,消息正在流传,大家一边佩服赵进,一边放心的回来。

  赶得早的,就分一块点心出去,货场上的少年孩童,能进入八强的就是那几个,等闲吃不着,这次能分到一块,都很高兴。

  人在一个群体中的地位高低,从下意识的位置分布就能看出来,其他人就算看不明白,也会下意识的知道谁是中心,谁说话管用。

  现在的货场上,不管是富贵公子王兆靖,还是强悍的陈昇,都坐在赵进的边上,那些平素经常进入八强还有家境不错的少年们都在围着赵进,大家都知道赵进是这个货场上的头领和大哥。

  从前只有个模糊的认识,但这两天的事情让大家明确了这个,所谓患难见真情的说法也可以用在这里。

  今天不比武,大家轻松聊天,嘻嘻哈哈的也是高兴,忽然听到马蹄声响,少年们的目光都朝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,发现三名骑士出现在路口那边,后面两人都是亲兵模样,一身八成新的鸳鸯袄,马鞍边上挂着腰刀,打头那人却是个和大家差不多大的少年,骑着一匹矮马。

  这少年很是英武,十岁出头年纪,也有猿臂蜂腰的模样,穿着合身的打扮,居然还有一身小号的皮甲,马鞍边上挂着的刀也是小号的,还有一套弓箭挂在边上。

  骑马的这个少年长相也很有特色,鼻梁高挺,眼眶略深,这相貌在这时代会被以为有色目血统,而在那一世则是标准的英武硬汉模样。

  货场上的少年都站起来,徐州城内骑马的人不少,但这里没什么大路,所以不会经过这边,而且骑马的人多,可这个年纪,而且如此英武的却罕见。

  有好事的回头看看王兆靖,再看看这个骑马的少年,低声说道:“咱这边还真稀罕,那王公子和这位,都是戏文中的人物!”

  戏里的少年公子,无论文武都是一表人才的富贵人物,王兆靖和这骑马少年还真像是。

  骑马那位少年扫视场中,看到那些普通少年后,做出个撇嘴的表情,很是轻蔑,等看到王兆靖的时候却惊讶了下,高低贫富的分别太明显,王兆靖这样的富家公子混迹在这些人中,的确奇怪。

  等看到赵进、陈昇一干人的时候,马上少年的神色才郑重了些,有没有练过武,赵进、陈昇甚至后面的石满强都透出一股精悍凛然的气质,吉香和刘勇也看得出不弱,至于孙大雷,胖乎乎的只看出喜庆来,实在觉不出会武和强悍。

  马上那少年一抖缰绳,那匹小马乖巧的朝着这边跑了几步停下,那少年有点疑惑的开口问道:“听说这里有比武,赢的人就是徐州最强少年?”

  什么时候有这个说法,赵进先是一愣,随即笑了,抬高声音说道:“就是这边。”

  ..

  那少年姓董,名冰峰,他也拿着自己的武器,居然也是一根杆棒,六尺长短。

  今天货场上才二十多个少年,现在时间也不早了,赵进和董冰峰说明天这个时候再来。

  董冰峰虽然很失望,不过也没说什么,上马就要离开,但跟着他来的两个亲兵看到赵进后却彼此交谈几句,一个人下马过来笑着问道:“你可姓赵?”

  赵进点头后,那亲兵又问道:“你爹是百户赵振堂吧?”

  城内的人都叫赵大爷,赵老爷,知道赵振堂是在做衙门的捕快和刽子手,还是第一次有人提“百户”这个身份,赵进点头承认。

  “原来是赵大的崽子。”那亲兵笑着说了句,上前摸摸赵进的脑袋,上马护着董冰峰离开。

  或许是熟人,赵进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,直到晚饭时候才想起来这件事。

  “那小子是不是长得像色目人,鼻子高.。。”赵进这边一说,赵振堂立刻发问,很准确的描述了董冰峰的相貌。

  看到赵进点头,赵振堂嗤笑一声,神情明显带着不屑,却对何翠花说道:“董大户老老实实做地主就是,还练什么武,假模假式。”

  赵进没想到自己这见闻给大人们开了话头,父母和叔父聊了起来,说的都是回忆和旧事。

  原来董冰峰的父亲董吉科是徐州卫的千户,徐州卫五个千户,也算是个人物了,不过赵振堂是在另一个千户的下辖,彼此没什么关系。

  董吉科之所以被称为董大户,是因为和徐州卫其他军户相比,这位军将格外懂得经营,在不被水淹的高地位置有两个庄子,又开了油坊、磨坊,还在山东那边有个铺子,生意不小。

  徐州卫指挥和其他千户也就是在地租上做做文章,而且徐州卫的田地贫瘠,就算拼命克扣也榨不出太多,相比之下,董吉科算是最富的了。

  人富遭妒,可卫所千户的位置是一代代传下来的的,就算妒恨也没办法,但卫指挥使和千户这一层级的武将经常会抽调出去打仗,都要养着亲兵家丁备用。

  亲兵家丁每rì训练,足粮足饷,兵甲精良,而且只能在战场上用,平时不能用来赚钱,花费太大,董吉科一个人只养了五个,不过既然他有钱,指挥使就让他帮着养了十五个。

  这样的摊派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,不过董吉科倒是有点本事,隶属于指挥的亲兵他给养着,虽说开战的时候会跟随指挥使上阵,但平时则只听他一个人的号令了。

  即便这样,董吉科也不甘心的很,常跟别人说,我不能白花银子给别人养兵,我自己也要用上,他两儿一女,大儿子跟着学做生意,女儿早就许配了人家,小儿子董冰峰就被督促着学武。

  “学武就学武,让他养的那些亲兵教就挺好,偏说那不是名师,花钱请了几个江湖把式来教,这能学出什么来。”

  赵振堂满脸不屑的说道,赵进也听得无话可说,卫所里的各级军官,平时管理下辖军户,收租交税,战时则被抽调到军队中担任军将,可这样的人物,居然对军事和武技相关一窍不通,反倒精于做生意,大明这也太平太过了。

  想到这里,赵进又看了下身边的叔父赵振兴,自己父亲和叔叔也都是军户出身,他们两个就很强,自己叔叔应该在战场上真刀真枪的厮杀过。

  这时候赵振兴开口说道:“小进不要轻敌,那董冰峰从小吃的好,身体底子打的牢靠,虽说学的是江湖把式,但他父亲笼络那些亲兵笼络的好,可能也会教真本事。”

  赵进慎重的点点头,其实看到对方同样拿着杆棒,他也有点头疼,都用长兵器,如果对方学的也是沙场战技,自己还真没什么胜算,而且自己半路出家,比不得别人从小练的。

  看赵进小孩露出大人表情,赵振兴笑着又说道:“差不了太多,你也别害怕。”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