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明武夫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败家子

作者:特别白书名:大明武夫更新时间:2016/06/29 12:12字数:2920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听到这个,何翠花和赵振堂都是一愣,何翠花把碗重新放回桌子上,板着脸训斥说道:“你这个孩子越来越不像话了,先跟别人打架,现在又要拿咱家东西给别人吃,这么败家,你当咱家的钱是天上掉下来的吗?”

  赵进被训的不知道说什么,只在那里挠挠头,放低了声音说道:“要不拿十个烧饼也行..”

  “碰”的一声,何翠花重重的拍了下桌子,声音猛地拔高:“从前训你两句,你马上认错,现在倒好,还知道讲价钱了,十个烧饼就不花钱了。”

  发火之后又觉得不对劲,何翠花放缓了语气说道:“小进,不要怕,是不是在外面被欺负了,是不是有坏孩子让你这么干的,不要怕,谁敢欺负你,娘去找他。”

  听到母亲这么说,一方面感觉到关心,另一方面却哭笑不得,赵进在那里摇摇头,认真的说道:“没人欺负我,我要拿出去用的。”

  何翠花的眼睛瞪了起来,脸色越来越严厉,看着就要发火了,赵进下意识的向后缩了缩,虽然不怕,但面对母亲的怒火,下意识的还会紧张。

  眼看着何翠花就要发作,边上的赵振堂沉声说道:“你拿这些吃的干什么用?给谁去吃?”

  何翠花回头看了眼,似乎要说什么,却被赵振堂用眼神制止,赵进坐在凳子上本想编个理由,凭着当年在企业混过的经历,随便找个合情合理的说法实在太简单了。

  但迟疑了下,赵进还是准备实话实说,跟自己父母没必要说什么假话,就算靠着撒谎能骗一次两次,长远却不可能,自己要做的事情要持续很长时间。

  “爹,娘,我昨天跟着陈昇去货场那边..”赵进详细的把昨天的经历说了一遍,然后又把自己的打算仔细说完。

  本来准备出门的赵振堂听赵进说完,转身走回到饭桌旁坐下,伸手捏了捏赵进的脸,笑着说道:“那一场病之后居然变得这么大,你嘴皮子上的本事不比师爷差了,说得这么明白。”

  口齿清晰,逻辑分明,能把一件事前因后果说得别人能听懂,这也是能力,从前的赵进见外人都害怕,更不要说有这样的口才了。

  赵振堂的表态让赵进心情轻松了不少,赵振堂继续笑着说道:“你刚才说那一套大道理老子我听不懂,你就说说你想拿点心吃食去干什么?”

  “我..我看到那边孩子那么多,想用个法子把他们聚起来,多交朋友。”赵进咬咬牙,说出了自己的目的。

  听到赵进明白说出想法,赵振堂禁不住一愣,赵进心里跳了下,心想自己说这话是不是太超前了,会不会让大人以为自己脑子不正常。

  赵振堂回头看看何翠花,何翠花也是满脸迷惑,赵振堂绷着脸又问道:“这些话是你叔叔教给你的吗?”

  “不是,是我自己想的。”赵进回答,赵振堂眼睛眯了下,想要看看赵进是不是在撒谎,小孩子的脸上一片坦荡。

  赵振堂盯了赵进一会儿,缓缓摇头,脸上的笑意慢慢扩大,到最后戏谑的说道:“又是学武,又要交朋友,你这孩子犯什么魔怔了。”

  说完之后,赵振堂站起,赵进立刻变得垂头丧气,心想恐怕要想别的办法了,可恨从前连点零花钱都没有。

  没曾想赵振堂站起来之后又开口说道:“你先去你叔叔那里学武,点心烧饼什么的有人送过来。”

  赵进猛然抬头,居然答应了,尽管他没有什么和父母相处的经验,可也知道这样的要求在大人心里有多么荒诞,赵进今早说出来,也只是想要试试,没想到真被答应了。

  现在纳闷的是赵进自己,他不知道赵振堂怎么考虑,不光赵进想不通,站在一边的何翠花这才反应过来,立刻横眉倒竖,瞪着赵振堂说道:“当家的,孩子胡闹,你也跟着胡闹,没这么惯着孩子的,每天点心烧饼的要花费多少钱,还是给别人吃的。”

  赵振堂在那里紧了紧自己腰带,他穿着一身皂色的差役服装,听到这话抬头嗤笑了声:“又不用咱家花钱,你操这个心干什么,一个男孩子就该多交点朋友,跟从前一样整天跟着你打转就好?”

  一听“不花钱”三个字,何翠花怒气立刻消了不少,不过还在那里念叨着说道:“当初多老实个孩子,现在却变成这样,真是。”

  赵进在那里纳闷,那些点心吃食为什么不用自己家花钱买,正想着,赵振堂已经出了院子。

  “娘,为啥爹说不用花自家钱?”赵进好奇的问道,现在他也摸清了这个门道,在自己爹娘面前,有什么说什么,有什么问什么,不用考虑太多。

  何翠花瞪了赵进一眼,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爹在衙门里当差,买什么东西要花钱,那是给他们面子。”

  赵进听到这个先是一愣,随即憋不住笑,自己活动范围太小,对这个时代了解的不够,居然没想到仗势欺人这一茬上,父亲赵振堂身为衙役,又有刽子手差事,还是徐州卫百户出身,虽然说不上什么大人物,但在街面上恐怕也是横行的。

  “还有脸笑,没你爹操持,咱们家rì子怎么能这么好,小兰来了,快走,快走!”何翠花训斥一句,不客气的开始赶人。

  小姑娘进了院子之后,先对那猴子做了个鬼脸,说也奇怪,那只猴子对木淑兰的态度相当不错。

  木淑兰甜甜的给何翠花问好,然后喊着赵进一起走,何翠花站在屋门说道:“中午有点心,小兰你多吃点,别让那小子便宜了外人!”

  刚出了院门,赵进和木淑兰就看到赵振兴站在路口,冲着他们点点头,转身走在了前面。

  赵进没有注意到今天的木淑兰笑的特别真诚,而且一上来就抓着他的手,手拉手一起走。

  对这些小细节赵进没有关注,才拐过门前那条街道,木淑兰甩脱了赵进的手,嘟着嘴说道:“小进哥哥,你不要和我家那些叔伯一样好不好,走路还要念念叨叨的。”

  赵进这才反应过来,对着小姑娘笑了笑,也没解释,继续向前走去。

  之所以走路的时候还在低声念叨,是因为赵进在默诵,他在回忆,用一切能够加深记忆的手段,包括默诵。

  看着赵进还在那里自顾自的念叨默诵,小姑娘气得甩开赵进的手,走在了赵进的前面,没走几步,小姑娘自己又放慢脚步,抓住了赵进的手。

  学武的项目有了些变化,原本单调的扎马步,现在扎马步的时候还要平端一根四尺长的木杆,木杆本身不重,不过长时间的保持一个姿势,会让双臂酸疼无比。

  叔父赵振兴比昨rì严格了很多,赵进胳膊一垂下,他的藤条就会抽下。

  中午回去吃饭,饭桌边上摆着一个油纸包,边上还有一个小布包袱,都散发出香气,油纸包应该包着桃酥之类的点心,布包袱里就是烧饼之类的东西了,

  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饭菜,何翠花一边招呼两个孩子吃饭,一边念叨着说道:“真是个败家子,好好的东西,留下来自己吃多好,还要拿去送给别人。”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